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财经 > 正文

《囧妈》后又有影片撤档网络首映,线上首发模式已成熟?

上帝关上一扇门,必定会打开一扇窗。

当网络贺岁档这扇窗打开时,迎面而来的却是院线的抵制。这场风波的核心人物徐峥成为探路先锋,他与院线的关系如何发展,目前不得而知,但数据说明,处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囧妈》撬开了电影行业的潘多拉盒子。

初一上线,至初三1月27日零时,《囧妈》 在头条系旗下的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以及智能电视华数鲜时光等平台上,三日总播放量超过6亿,总观看人次1.8亿。七麦数据显示,《囧妈》播放的核心平台西瓜视频自1月25日起位列IOS应用类免费排行榜的第一名。

有投行分析认为,按照《囧妈》已经实现的6亿次播放来看,未来视频平台直接以付费点播形式推出大制作的院线电影,其产业链的价值分配和商业模式已经具备可行性。

《囧妈》的蝴蝶效应

1月31日,原定于情人节上映的动作喜剧电影《肥龙过江》,宣布在爱奇艺、腾讯视频播放。

《肥龙过江》由《捉妖记2》动作导演谷垣健治执导,甄子丹、毛舜筠、周励淇、王晶领衔主演。在这个疫情严峻的春节档,更多电影消费需求转向线上。

爱奇艺方面表示,双方非常迅速地达成一致。该片将通过单点付费的超前点映模式,于2月1日在爱奇艺首发上映。

《囧妈》后又有影片撤档网络首映,线上首发模式已成熟?

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表示,今年春节爆发的疫情对全国民众和电影市场都是一场考验,很多用户滞留在家,对优质电影有强烈需求。“我们希望通过网络付费超前点映模式能够吸引优秀的影片,满足用户观影需求。同时,这种付费超前点映的创新尝试不仅是针对疫情时期,也是为了中国电影行业可持续健康发展而做的模式创新。”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付费模式也曾是《囧妈》出品方考虑的模式之一,价格相当于电影票价的三分之一左右,但并非单点付费,而是会员付费,也就是说,会员花电影票价三分之一的价格可以看到某平台所有的影片,包括《囧妈》。但分析下来,在一个特殊时期的最初阶段,付费模式显得“商业化过浓”,且如果播出平台本身品牌影响力有限,走这步棋有些危险。

保险起见,影片最终以战略合作模式,与寻求更多内容融合、需要转型与调整的短视频平台合作,免费模式无疑“可以实现价值最大化”,出品方不亏钱,播出平台影响力增强并迅速进入内容融合,与此同时赞助商也获得极大曝光。

与《囧妈》不同,《肥龙过江》与爱奇艺、腾讯视频能够迅速达成合作,与视频平台本身发展不无关系。两家平台本身就购买、制作、投资影视项目,从某种角度而言,几大平台方已形成了电影产业中坚力量,与院线也算是命运共同体。

2015年,乐视出品并参与发行的影片《消失的凶手》,就试图尝试在电视上超前点映,此举遭到各大院线集体抵制,表示要取消该片的排片,乐视最终放弃。同年,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曾花费1200万美元购买了影片《无境之兽》的版权,并尝试与影院同步上映,同样遭遇了Regal、AMC、Carmike和Cinemark北美四大院线的联合抵制,导致该片只能在网络端和部分小院线上映。

《囧妈》宣布免费播出后,包括上海联和院线、江苏幸福蓝海院线等20余家院线共同向国家电影局市场处上书,请求主管部门对电影窗口期进行规范。

《肥龙过江》的超前点映,是否会步《妈囧》后尘还不得而知,但不可否认的是,传统电影模式必须面对改变。

博弈电影窗口期

对于自身处境,院线方看得很清楚。

一方面,上千亿元泛娱乐产业下,市场化程度较高的电影产业,在近十年间长期处于25%以上的高速发展状态;另一方面,电影产业高度依赖院线发行的“肚大口小”状态,又卡住了产业发展的咽喉。

每年生产出700多部电影,最多上百部电影得以登陆院线,区区30部从中受益。即便挤破头上了院线,除了贺岁档、暑期档等能产生几部几十亿元票房影片外,大部分影片默默无闻。这意味着大多数拿到“龙标”的电影无缘与观众见面,很多影片连“一日游”的机会都没有。

院线靠的是几大档期的头部影片票房分账以及爆米花过活。改变这种局面的关键,在于有实力的院线通过参与影片投资、制片,增加院线的选片能力,从而牢牢把握影片的窗口期。

但这种主动权正慢慢被消解,因为窗口期正在缩短。数据显示,2013年院线电影的窗口期是119天,到2015年迅速缩短至50天。2018年暑期档上映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窗口期进一步缩短至1个月,该片作为当年暑期档高票房影片,在很短时间内即实现视频网站上映,被业内人士认为,这标志着电影窗口期博弈进入新阶段。

票房近似于VC生意,有赌博的风险,与此同时,它也意味着它可能有超高的商业回报。此次《囧妈》选择放弃窗口期,直接在网络免费播放,这种模式并不被业界看好,只能是特殊时期的特殊做法,更被接受的一种方式是,通过平台播出并分账。

然而,这种模式同样面对难题。

一家影视上市公司负责人给第一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常态情况下,一部成本3亿元级别的大制作院线电影,若要在视频网站平台实现正向收益,需要其点击量至少在3亿次以上,付费点击量在1.5亿次以上。“按照2020年春节《囧妈》已经实现的6亿次播放来看,未来视频平台直接以付费点播形式推出大制作的院线电影,其产业链的价值分配和商业模式已经具备可行性。”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因为《囧妈》的免费效应以及特殊时期所造成的现象,很难作为行业发展的普遍规律,短期来看,视频网站难以对线下院线形成直接颠覆。

经过《囧妈》事件,无论是观众线下观影选择还是院线排片,将更加倾向于高视听体验(3D、IMAX、环幕)的影视内容。这可能导致电影在院线端票房表现将更加两级分化———优质故事内容叠加新鲜视听体验效果的影片,将继续在院线端创造新的票房纪录;而一些视听表现力和故事情节薄弱的电影,则更难在大银幕端获取高票房,但这部分影片或许能在网络平台赢得一定的空间。

编辑:W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