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健康 > 正文

SCI正在毁掉中国医生?听听三甲院长怎么说

编者按:近日,全国政协委员、阜外医院心律失常中心主任张澍指出:“SCI”正毁掉一批年轻医生。该言论引发了整个医疗圈对“SCI论文能否作为临床医生职称考评指标”的热议。

那么,在三甲医院院长眼中,医生究竟该不该做科研?“医学界”此前采访了上海瑞金医院副院长沈柏用教授,他的这些看法和观点,或许能为我们提供更多思考。

作者丨子不语

来源丨医学界

瑞金医院的科研“走势”非常抢眼——连续4年位列“中国医院科技影响力排行榜”前五(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颁布),东部地区第一。

勇立科研“潮头”,成为“研究型医院”的引领者,瑞金医院是如何做到的?

副院长沈柏用教授说,瑞金做科研,就是要把创新成果扎扎实实地写在百姓的健康上。

\

瑞金医院副院长沈柏用教授

取得临床研究话语权

最近,沈院长的心头搁着一件大事,他在盘算着将瑞金医院所有科室的科主任送去法国研修。

为何如此“兴师动众”?他说,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让科主任学习如何进行临床研究。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当下,上海各大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正掀起一股解决临床重大问题的创新热潮。

“瑞金医院要做临床研究。”这不是一句口号。沈院长说,这是未来三年内,瑞金医院整体科研体系构架中最重要的一环。

为了构建临床研究体系,瑞金医院主要做了三件事情:

首先,成立临床研究中心。瑞金医院高薪聘请了一批数学/统计学专家、临床研究设计专家、临床流行病学专家,进行科学的设计、测量与评价,帮助临床医生提高临床研究的质量和水平。

其次,明年4月和6月分两期将医院四十余位科主任送至法国巴黎临床研究学院研修,每期二十多位医生。

在此基础上,医院内部将拿出2000万科研经费,专门支持临床研究的项目。

瑞金为何要如此专注于临床研究?

事实上,中国人口多、病例多,且较为集中,相对来说临床研究成本比较低。美国一年住院人数约为3600多万。中国一年的住院人数约为1.89亿。与此相对应的是,美国的平均住院日为4.5天,中国的平均住院日为10天左右。我国住院时间是美国的2倍多,住院人数又多了这么多,加在一起中国比美国多了十几倍可供临床研究院内观察的资源。

以瑞金医院为例,去年一年瑞金胰腺肿瘤的手术量约为1000例左右,这大约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学院做五、六年的手术量。“但这个资源并没有被利用好。”沈院长说,“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局面。中国只有不到3%的临床研究。”

钟南山院士曾说过:“目前国内根本没有对临床科研的基金投入。科研不见得一定都要高精尖,并非只有研究基因才有意义,临床研究能解决很多老百姓急需解决的问题。”事实上,即便是上海,对于临床研究的基金支持与基础科研(国自然)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

举个例子。

胰腺是人体消化系统的重要器官,其位置在多个脏器之后,早期病变难以察觉,一旦发现癌变往往已是晚期,按照教科书的说法,无论手术与否生存期均只有短短几个月。目前,瑞金医院的胰腺癌治疗已跻身世界最高水平,但在沈院长看来,还有许多问题需要临床研究来解决:胰颈部肿瘤是做胰头切除还是胰体尾切除?胰腺切除手术后做胃肠吻合还是胰肠吻合患者的生存获益更大?这些问题目前尚无定论。

“临床医生在诊疗过程中会通过临床数据发现一些规律,将规律变成结论需要进行科学的临床研究。我们将经过临床研究得出的结论告诉全世界的外科医生,这种方法病人生存获益更好,这就是临床研究的意义所在。”

而这个体系建立的标志是什么?沈院长说,在未来瑞金医院70%的患者都将参与到各个不同的临床研究项目组,这将推动临床研究向更深更远发展。

底气:深耕基础研究

毫无疑问,这个数据让人有些吃惊,但瑞金医院既然能够提出这个目标,自然有其考量。

瑞金的底气在哪里?

“基础决定高度,这是在任何学科都适用的真理。”沈院长介绍,作为一家研究型医院,瑞金在基础研究领域深耕近二三十年,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

据介绍,目前,瑞金医院共有45个临床学科和9个公共学科,其中国家教育部重点学科4个(血液病学、内分泌与代谢病学、心血管病学、神经病学),国家临床重点专科项目22个和国家临床重点实验室1个,上海市重点学科“重中之重”1个,上海市优势学科2个,上海市特色学科1个,上海市重点学科2个,上海市教委及卫生局重点学科6个。医院还设有上海市临床医学中心3个(微创外科、内分泌与代谢病、血液病),6个市级研究所(上海市伤骨科研究所、上海市高血压研究所、上海市内分泌与代谢病研究所,上海烧伤研究所、上海血液学研究所、上海消化外科研究所),5个院校级研究所。此外,瑞金还拥有几乎覆盖全学科的实验室。

庞大的基础研究支撑着瑞金医院发展已近二三十年,这也是瑞金科技实力一直保持领先的重要因素之一。瑞金医院每年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数都有100左右。

突破:以需求为导向推进转化研究

转化医学是搭建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的纽带。

沈院长说,十几年前,瑞金就知道,一定要把研究结果转化、医学研究一定要能够解决治疗中的问题。“我们要将我们的研究结果变成老百姓能吃的药、医生可以遵循的治疗方案或者是外科医生可以用的手术器械,这就是转化医学。”

“十二五”期间,我国首个转化医学国家重点科技基础设施——上海转化医学研究中心在瑞金医院揭牌。我国布局了5个国家级转化医学中心,俗称“1+4”项目,其中瑞金医院是“1”,作为综合性转化医学中心,其余4家分别是解放军总医院老年病学研究中心、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疑难病研究中心、第四军医大学分子医学研究中心和华西医院再生医学中心。

“十三五”期间,上海转化医学研究中心将在瑞金医院建设5.4万平方米的转化医学临床研究大楼,设临床转化研究病床300张,首轮将重点建设肿瘤、代谢病、心血管疾病的三大技术平台,预计2018年投用。它将整合上海交大、复旦、海军军医大学(二军大)、中科院等上海高校、附属医院,以及科研院所、生物医药企业等开展临床难题联合攻关,推进技术转化应用进程。这将是一个国际一流的系统性、规模化、集成化、开放共享的转化医学公共技术平台。

“我们把临床上没有解决的问题,拿到基础研究的实验室里去研究。再把研究结果应用于临床,并进行反复研究修正。”沈院长介绍,以问题为导向,以需求为导向,这是瑞金医院推进转化研究的动因。

一切科研进展,最终受益的都是病人

“基础研究”、“转化研究”和“临床研究”,三个维度相加构成了瑞金医院完整的科学研究体系。

“当然,这也象征着瑞金医院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沈院长说,近年来中国医学基础研究水平可以说与欧美等国不相上下,某些领域甚至赶超欧美,但临床研究的水平却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同时,一部分在国外推行的指南,并不完全适合亚洲人种,“我们需要通过临床研究来制定更符合国人的指南。”

远见者稳进,稳进者远行。

有着强大的基础研究做支撑,不断发展的转化研究做抓手,着力推进临床研究。这是瑞金医院的目标,但回到最根本,“一切科研进展,最终受益的一定要是病人,”沈院长表示,“这就是瑞金医院一直以来做科研的初心。”

“ 一个成熟的外科医生一年手术300-500台,他的职业生涯种可能开6000-1万台手术。”沈院长的心里一直算着这样一笔账,“但归根究底,现阶段我只能帮助约5000个病人或者5000个家庭。如果在诊疗中,把对疾病的认识和创新的诊疗手段变成公认的结果,总结出科学的经验并推广,我能帮助的病人就会是千千万万。”

“人类对疾病的认识还太少,作为医者,能做的还有很多。”

版权申明 |本文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并在开头标注作者来源,否则一律举报

编辑:W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