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贤妻10余年悉心照料“孩童”丈夫不离不弃

焦良菊,女,汉族,生于1969年3月,平昌县白衣镇濛溪村村民。她凭着“只要丈夫还在,家才是完整的”朴实想法,长达10余年悉心照料“植物人”丈夫,她就是“好妻子”--焦良菊。

一场车祸撞碎幸福的家

1991年,焦良菊与白衣镇濛溪村六社的李泽和结婚,三年后,他们先后添了一儿一女,焦良菊主内,操持家务,李泽和主外,赚钱养家,一家人过得温馨幸福。后来,李泽和到福建泉州务工,通过学习成为一名锅炉安装维修技工,先给别人打工到后来创业单干,收入翻了好几番。2004年,夫妻俩就在老家盖起了一幢三层小楼,他们家成为当地有名的殷实之家和幸福之家。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06年1月14日,从晋江采买材料回泉州的李泽和在过马路时,被一辆疾驰的夏利牌小轿车撞飞,当焦良菊辗转赶到医院时,平时生龙活虎的李泽和已躺在病床上毫无知觉,顿时焦良菊两眼一黑瘫软在地,但她醒来后首先想到的是“必须救活他”,经过及时抢救,李泽和在昏迷40多天、经历三次大手术后,终于睁开双眼。

在这40多天里,焦良菊满头黑发几乎白了一半,一下子苍老了10岁。那段时间,她除了每天按时到医院护理外,还要到处催收欠款、筹措巨额治疗费用,很快家里的一点积蓄、催收的欠款和事故司机的一点赔偿费用完了,而医院的缴款通知单一天紧似一天,万般无奈之际,从不开口向人借钱的焦良菊狠了狠心,向娘家婆家的兄弟姊妹求援,短短半天就筹齐了为丈夫李泽和做颅骨修复手术的4万元,后来得知,好些亲戚从别人处借钱筹款。

当时与李泽和同病室63岁的谭姓阿姨的话给了焦良菊莫大的鼓舞:“我老伴患病现在成植物人已经两年多了,但我和儿女们能做的就是好好护理他,老伴是为这个家出事受伤,为这个家他履行了责任,我们也要为他履行责任。”焦良菊暗自下定决心:再苦再难也一定要让丈夫活下来,于是她抽空就到书店查阅有关脑神经损伤书籍,跟着护士学习一些护理知识。艰辛的努力有了回报,李泽和终于睁开了双眼,连主治医生也惊叹,他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

在泉州市第一医院又住了60多天后,丈夫李泽和虽然双眼睁开了,但由于脑神经严重损伤,他已经认不得焦良菊和亲戚们了,咿咿呀呀不成语,走路跌跌撞撞,连吃饭穿衣上厕所都需要人照顾,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专家测算,其智力仅为2岁幼儿水平。

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焦良菊父亲去世得早,从小缺少父爱的她更懂得孩子不能没有父亲。焦良菊一直记着“只要他活着,我就有依靠,孩子就有父亲,这个家才是完整的家。”一双儿女懂事,读书回家后,抢着做家务、照顾父亲。这时,丈夫李泽和更“忙”了,抱着小板凳楼上楼下踉踉跄跄地跑,望着孩子傻傻地笑,含糊不清地喊着孩子的乳名。焦良菊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笑着哭了。

丈夫出车祸那年,焦良菊才37岁。亲戚朋友劝她,“找个男人嫁出去吧,不然,你要吃一辈子的苦。”“你还年轻,放弃这个烂摊子吧。”焦良菊婉拒了好意,说:“我一走,这个家彻底垮了。”焦良菊选择留下来,用责任和爱心守护着家的存在。

焦良菊的决定,让她从此走上了漫长而艰辛的人生旅程。白天下地干活,晚上操持家务,长期睡眠不足导致她更加消瘦,生活的重担已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当时健在的公公李宗安也没闲着,白天跟在“疯癫”的李泽和身后,防止他走丢失。不能远离丈夫的焦良菊则腾出时间拼命在庄稼地里“刨钱”,家里连田带地5亩多,在农忙的时候午饭晚饭一起吃。儿子李海斌考上了大学,急需费用,她将李泽和托付给公公李宗安、大伯李宗国照料,自己到成都一家餐馆当服务员,由于实在放心不下丈夫,她干了一个月便辞工回家。2011年,村里建起了砖厂,焦良菊到厂里当搬运工,这项连许多男人都觉得吃力的活,焦良菊却每天要在灰尘扑面、热浪滚滚的砖窑里工作6-7个小时,搬砖量近10万斤,每月能挣到2000元左右的工资。

辛勤劳作,勉强维持了家庭的运转,但当看到当年许多远不如她家的都发展起来了,买车换房的多得数不胜数,要强的焦良菊也慢慢趋于平淡了,她常说:“只要一家人平安比啥都强。”

十余年如一日照顾“大小孩”

2006年5月,在泉州市第一医院治疗了大半年,李泽和的病情逐渐趋于稳定,遵从医生的建议,焦良菊陪着丈夫回到了老家,开始了漫长的家庭护理过程。由于焦良菊家紧临国道,车流量大。李泽和行为失控,时不时冲出家门,要么在公路边慢腾腾地行走、要么抱一个凳子坐在公路中间,焦良菊就得紧跟在后面,轻声细语地哄劝,每当门外响起尖利的刹车声,她都会赶紧冲出去。记得有一次,李泽和突然发病,用小凳子砸坏了停在路旁一辆车的玻璃,当车主得知她家的情况后,没有索赔,自那以后,了解情况的司机在经过焦良菊家门前公路时,都会缓慢通过,当看到李泽和在公路上缓慢行走时,都会远远地减速或刹车,久而久之,她家门口路面上留下十分清晰的刹车印痕。

在家附近砖厂上班的日子里,每天早晨5点,焦良菊就要起床,打扫完楼上楼下、屋内屋外的卫生后,给丈夫李泽和换衣服、洗脸刮胡子,然后做饭,先轻言细语地哄劝李泽和吃完饭,自己才能抓紧扒几口饭就赶往砖厂上班,中午十一点下班后奔回家做午饭和收拾李泽和发脾气摔坏的茶杯或凳子。给李泽和洗澡是最麻烦的事情,首先将浴室水温调好、卧室空调开暖后,才能给他脱衣服,洗完后再到卧室给他穿衣服,每次下来都要一个多小时;尤其是怕他拉肚子,有一次他将大小便拉在了裤子上浑然不知跑了大半条街,让人又气又恨,但很快她又慈爱的帮他清洗起来。

每逢寒暑假,焦良菊的儿女们也一起参与照料护理李泽和。一度时期,李泽和对糖尤为嗜好,喝水要加糖、吃饭要加糖、吃面也要加糖,长期吃糖食,害得牙齿都掉了。一家三人想方设法,每顿都要炒不同的菜品调味去纠正李泽和的胃口,两个月的努力终于改变了他嗜糖的习惯;不忙的时候,焦良菊就和儿女带着丈夫到家附近玩耍游戏,当看到一家四口欢乐融融,焦良菊感到那就是最开心的时刻了。

在10余年平凡平淡的护理过程中,焦良菊常常念叨娘家婆家的兄弟姊妹一如既往的关心支持、周围邻里乡亲总是在第一时间告诉李泽和的去向、公公和大伯不顾年老体弱经常主动照看、过往的车辆司机总是给予李泽和无尽的包容理解,初高中同学的鼓劲加油……更重要的是李泽和再一次打破了主治医生“这种病最多活不过十年”的论断。

虽然近年来,李泽和的病没有实质性的好转,反之,曾经挺直的脊梁也慢慢弯曲了、曾经大吼大叫的嗓音也逐渐沙哑了,但焦良菊和子女们依然期盼着李泽和有一天能够清醒过来,带一带孙子、享一享福。

“服侍一天,容易,照顾一月,也容易,但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不离不弃陪伴丈夫10余年,难能可贵”,焦良菊不愧为李泽和的“好妻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