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环保 > 正文

桐城首富变首负 老板套现15亿股价跌超80% 盛运环保涉“四大罪”遭处罚

在安徽桐城,开晓胜可谓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当年他乘着国企改制的东风,买断了桐城市植物油厂,经过一些列行动后,股权改制,成立了安徽盛运集团。该集团于2010年6月25日在深圳交易所上市,主营业务在于城市焚烧发电等。

可如今的盛运深陷各种负面消息中,债务逾期45亿,违规担保39亿,公司控股股东开晓胜被列入失信人,40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股价已经跌超80%,盛运环保如今经营状况是一落千丈,财务状况堪忧,如此“危局”之下盛运环保还能撑多久?

国庆前一周的末尾,盛运环保发布公告提示称,盛运环保可能触及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情形,股票存在被交易所认定和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可能,盛运环保股票可能存在被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的风险。这已经是今年以来,盛运环保第十次发布退市风险预警了。

\

自今年3月份以来,盛运环保就开始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再加上今年盛运环保的净资产可能继续为负,所以从那时起,盛运环保就不断发布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与之相对应的,盛运环保股价一路下跌,目前仅剩1.6元左右,从2018年6月复牌后的股价算起,跌幅也已超过82%。很难想象,这是一家在2015年盈利达7.4亿,股价最高达到32元的垃圾发电环保公司。

\

9月20日,盛运环保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安徽监管局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这份公告也将盛运环保违规违法事实全部厘清,主要有4个方面,涉及资金总计约70亿元。

经查明,盛运环保涉嫌信息披露违法的事实如下:

(1)2016年度报告少计资产、负债约9.78亿元,存在虚假记载;

(2)未按照规定披露2014~2018年发生的对外担保事项,2014~2016年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

(3)未按规定披露控股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事项,2017年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

(4)盛运环保作为债券发行人,未按照规定披露逾期债务情况。

为何从曾经年利润高达7.4亿到资不抵债?

前阵子,盛运环保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盛运环保曾在7月13日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1-6月经营业绩为亏损1.85亿元至1.8亿元。然而,在正式发布的半年报中,净亏损扩大至2.77亿元。

\

谈及业绩修正的原因,盛运环保表示,“8月初,公司收到涉及以前年度对外担保的一审判决书,公司依判决书中需要承担的担保责任,并依会计准则期后事项的相关规定,补充计提预计负债。”

由于资金紧张,盛运环保自去年开始多数项目陷入停滞状态,经营业绩大幅下滑,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1亿多元。

债务逾期45.4亿元

公司面对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盛运环保在最近一份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中做了披露,因资金周转困难,大约45.5亿元的到期债务未能及时清偿。

据统计,逾期债务高达77笔。借款方多为银行,中国银行、兴业银行、华夏银行、浦发银行、农业银行、渤海银行、徽商银行、光大银行、交通银行、民生银行、中信银行、建设银行、厦门国际银行、大连银行等14家银行都为其提供了贷款。而且这些银行基本都提供了多笔贷款。

盛运环保称,公司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这些可能将会影响到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增加公司的财务费用,加剧公司面临的资金紧张状况。

违规对外担保,关联方大量占用资金

盛运环保于2014年5月至2018年3月期间发生52笔对外担保事项,对外担保金额合计39.07亿元,主要是为盛运环保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子公司参股企业提供担保。上述担保事项发生后盛运环保未及时对外披露,也未在2014-2016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相应年份发生的共计27笔担保事项。

2017年,盛运环保与控股股东开晓胜控制下的安徽润达机械工程有限公司、安徽盛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新疆开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安徽盛运钢结构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发生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关联交易情况,占用资金累计金额20.49万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8.6%

此外,盛运环保作为债券发行人,还在在公司债券私募债15盛运01、16盛运01、一般公司债17盛运01存续期间,发生了12笔其他对外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情形。2018年6月,开晓胜曾承诺,关联方不能按时归还资金的情况下,其将及时履行还款义务,并限期12个月内解除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等。然而,截止2019年7月底,以上款项均未清偿,开晓胜也未代为清偿。

第一大股东开晓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2018年10月17日晚间,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开晓胜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列入原因是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主体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惩戒措施为限制乘坐火车高级别席位和民用航空器,起始时间为2018年10月17日。盛运环保方面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开晓胜现未在公司任职,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决策。开晓胜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对公司无明显不利影响。

清仓式减持:套现总金额约为14.56亿元

自盛运环保上市以来,开晓胜多次进行减持。与接连失信相对应的却是“精准减持”。从2013年7月到2016年年底,开晓胜累计减持了14次,套现总金额约为14.56亿元。持股比例从2013年的36.12%,减少到2016年12月28日的13.69%。最后一次减持无限售条件股份0.04%,几乎清仓。

财务状况堪忧,公司经营全面恶化

2015年成为盛运环保命运转折点,2015年之前业绩向好,大股东仍持有大量股份。数据显示,盛运环保在2010年至2014年期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24亿元、6.65亿元、8.49亿元、11.7亿元、12.1亿元,净利润为0.53亿元、0.72亿元、0.84亿元、1.75亿元、2.34亿元。2015年当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6.4亿元,净利润高达7.4亿元,这一数据远超前几年净利润之和。

\

2015年之后转型垃圾焚烧,市场对外扩张,大股东持续减持,上市公司业绩亏损,债务恶化。2016年至2018年期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72亿元、13.58亿元、5.15亿元,同比下滑4.14%、13.56%、62%;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亏损13.22亿元和亏损31亿元,同比下滑84%、下滑1207%和下滑136%。

编辑:W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