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文化 > 正文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国剧《长安十二时辰》热播,

引发了一众唐粉和建筑迷

对唐长安城市和建筑的关注。

剧中以唐代为背景,

力图还原唐长安的城市样貌,

美术置景探讨城市里坊制的沙盘模型、地图,

营造大唐西市街道的繁荣景象,

细致刻画唐玄宗的宫殿—大兴宫,

甚至展现了一个有历史原型的

“高档”园林住宅……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长安十二时辰》剧照

而网络上针对这些唐代建筑的细节、

风格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

一条邀请研究中国古建筑的学者丁垚,

从电视剧中描绘的唐长安出发,

探讨在历史中,

唐长安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城市。

嘉宾 丁垚 编辑 成卿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长安十二时辰》的开篇用一个长达126秒的长镜头,一览唐长安:

镜头首先掠过一望无际的长安城,远处雪山,近处青灰色屋瓦,城市中隐约有几座比一般房屋高上许多的“望楼”;镜头再往屋檐下走,看到挂着灯笼的艳丽楼阁,阁中女子抚琴弹唱;而后镜头转向长安西市繁忙的街道,相较于街道两侧低矮、朴素的商铺、民居,画面后出现的二层楼阁式建筑 — 昌明坊坊门,红白相间,雅致华丽。

在历史中,唐代长安城的设计、规划和建设,是大大超前于当时中古时期的时代发展。在1000年的跨度里,是毫无争议的世界第一城。直到21世纪初,现代西安市的主城区面积才超过当年唐长安城。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古建筑史学者 丁垚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的副教授丁垚,是研究中国古建筑史的学者,硕士期间开始关注隋唐时期园林的研究。借着《长安十二时辰》剧中描绘的唐长安城,一条与丁垚对话,通过史实,去追寻长安这座伟大的城市。

关于唐长安的城市规划和建筑,我们总结出九大要点。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唐长安街头

Q: 一条 A: 丁垚

1、“天宝三载”的历史背景

《长安十二时辰》故事设定发生在“天宝三载”这一年, 第一集剧集里就用了很精练的一句话 “熙攘繁盛,光耀万年,再也没有比长安城更伟大的城市了” 概括这时候唐长安的气象。

Q:“天宝三载”在唐代历史中是个什么年份?事实上真如剧中描绘如此辉煌吗?

A:天宝三载所处的时期是唐文化成熟、成型的时期。

它距离安史之乱的爆发还有十一年,但同时又不是高宗、武则天的那个时代。我们常提“贞观之治”,那是个政治上的黄金时代;但就文化而言,贞观时期还处于北朝到隋文化的结束期,新的唐文化没有完全成型。但是到了天宝时期,至少在长安,唐文化已经是非常的成熟了。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人物严太真,原型是杨贵妃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人物何执正,原型是贺知章

在这一年,杨太真还没有被册封为杨贵妃,安禄山已经开始兼任范阳节度使,权重一方。盛唐时期最重要的一批诗人已经涌现,包括李白、杜甫、岑参,高适,还有刘长卿、孟浩然等等, 王维此时刚买下了宋之问的别墅——辋川,而贺知章还未离开长安回乡。在艺术方面,颜真卿就要拜大书法家张旭为师了,即将迎来他自己书法的成熟期。同时期,吴道子应该就在长安作画。

这个时期的长安是名副其实的长安,聚集了现在的我们最耳熟能详的一批文化精英。

长安的影响,随着诗人的笔和战士的箭,辐射出去,向东到东北、朝鲜半岛,向西到了西域,向南要到越南的南部。李白那句诗说的“长安不见使人愁”,最精辟,意思就是“长安一旦见了,这辈子可能才算不白过”。唐长安是这个帝国的政治中心,也是文化的重心。

长安的人口一般会说有一个泛数,几十万到100万这样,这个规模在当时是巨大的。唐长安就像一个巨大的磁铁,调动着整个唐帝国的精英们向上流动,成为每个人的落脚点。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的唐长安沙盘模型

2、城市规划的核心 ——“里坊制”

剧集里多处出现了俯瞰唐长安城的画面,在“里坊制”的规划下,呈现出整齐的格网控制和理性的规划。

Q:“里坊制”的唐长安是如何产生的呢?在里坊制下面,唐长安城市的布局是怎样的?

A: 唐代长安城,在今天地面上留下的醒目标记只有大雁塔、小雁塔这么几处,但通过大家都听说过的 “里坊制”这样一个词,可以很方便地理解唐长安这个城市到底长什么样。

“里”和“坊”拆开来看。

“坊”,土字旁加一个方,就是一个小城,规模大概在几百米见方,有的大一些,有的小一些。

“里” 的意思就是一定规模的在编制下的人口。

“坊”、“里”在一起看,就是如此大规模的人口被人为设定好,安置、居住在一个个小城里面。超过108个这样的小城汇集在一起,成了一个超级大的城—— 长安。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长安城舆图》:里坊制规划下的唐长安

里坊制本身,是挺北方,或者说挺北朝的一种方式。唐长安不是在唐代新修建的城市,而是继承了隋代的都城大兴城,此后进一步修建和完善。

隋建这样一个城,用的是一种在北朝时已经有的建城方式。北魏孝文帝南迁汉化,营造它的都城洛阳时,建成了一个超级大的里坊制的城市。但后来洛阳作为首都被人为地拆迁,北朝的首都开始了迁移。当隋文帝登基的第二年,他觉得自己已经打下了一个天下,那就要重新做一个都城,于是就在汉长安东南经营了新都大兴,把首都搬到了这里。

到了唐代,古老的名字长安又安到隋的都城身上,从而有了唐长安。这个城市从隋开始用了超过300年。十世纪初,朝廷被迫东迁,长安作为唐帝国首都的历史就结束了。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宫殿、市场在唐长安的分布

上世纪以来的考古发掘已经让我们对里坊制下的长安了解越来越多,包括它一些重要的节点:城墙和城门、几处宫苑,有名的市场—东市和西市,还有点缀其中的寺庙、道观。

长安面朝南边的秦岭,背靠五陵原,主要的交通方向是东西向。从东涌入的人流来自唐帝国的南边和东边,顺着隋唐大运河经洛阳进入长安,而从西域乃至更西边来的客商进入到长安,在西市落脚,因而形成了“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的景象。

唐长安的强大吸引力和凝聚力,召集来的不仅有商人,还有各种宗教信仰的人士。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现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碑文

像发源于中亚、西亚地区的祆教, 这种宗教从北朝到唐时期一直很发达,在唐长安也有他们自己的寺庙。还有像电视剧中多次提到景寺,就是取材于历史上近东地区传来的唐代的基督教,一块很有名的碑,《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就是记录关于基督教在唐代传播的情况。

唐长安的每一个坊就像一个小城市一样,有自己的小城门,就是坊门,坊门连着坊墙。坊门里边的街道,有一字型的,也有十字型的,甚至更复杂的路网,这是根据坊的规模和功能来设定。而相应的管理制度也由此产生:比如我们所熟知的宵禁制度,再比如说坊门启闭制度(开坊门、关坊门之前要敲鼓),还有严禁沿街开门,就是不许直接在坊墙上朝大街开门,除非特批。

坊门关了之后,一旦街道上出现在这个时间不应该出现的人,就会有问题发生,这可能就是长安常常被拿来设定为各种影视作品、文学作品背景的重要原因。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的东市市门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的昌明坊坊门

3、每个“社区”的出入关键 —— 坊门

剧集中描绘东市、西市、昌平坊这些重要的坊时,都给了坊门大量的特写,呈现出非常华丽、精美的建筑。

Q: 现在我们还能看到坊门的遗存吗?

A: 现在我们看不到唐代坊门的遗存,“坊”这样的小城随着里坊制的衰落而瓦解之后,坊门也没有了。但在同时期的敦煌壁画里,我们可以看到与之相像的城门、宫门、院门等等建筑形象。而现在能看到最接近的实例,虽然时代晚一些,像北方有些地区普遍存在的明清时期建造的村堡关城的门,比如河北蔚县就保留很多,这种建造城墙的村落,以及它们的门,可以认为是坊与坊门的孑遗。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莫高窟第431窟北壁 唐代壁画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莫高窟第321窟南壁 唐代壁画

当然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建造方式和建造技艺,视觉上看肯定会有些差别。

电视剧里出现了昌平坊的坊门和东、西市的市门。当然东市、西市本身也是一个坊,市门是跟坊门是一类的。坊门就是在坊墙的开口位置,一个出入的孔道,配合宵禁制度,有按时启闭的功能,封闭性很重要。

坊门和坊墙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唐长安的坊墙大约是二米五的厚度,或者再厚一些。近些年考古发掘出发现了小雁塔所在的安仁坊西北角坊墙的一部分,这个坊墙留下来的厚度有五、六米,应该是因为后世的继续使用进行了增补。

再对照电视剧画面里边出现的昌明坊坊门旁的坊墙,看上去大约是一米以内这样的厚度,高度也低矮了一些,更像一个普通的院墙。这对于宵禁制度下要封闭一个小城,略显单薄。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坊门活化石”河北蔚县逢驾岭堡堡门

剧中西市这个坊门的模样很“日本”,比如日本京都八坂神社西门。但这类寺庙神社的大门,跟相当于小城城门的城市里面的坊门相比,形象上还是有一定的区别。

综合推测,长安的坊门应该是门道由排叉柱、木梁等木构件支撑起来的,两侧用夯土,或者加上土坯、土墼砌筑,再跟两边的坊墙相接。上面应该有一个小房子,可能是单层的,屋宇下面写有里坊的题名。远远看上去,跟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城门有相似之处。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的望楼

4、城市里的情报传递系统 —— “望楼”

剧集花了大量的篇幅描绘了“望楼”这种瞭望长安100多个坊中各类异动的建筑。当“恐怖分子”突厥狼卫入城后,望楼上实时传递狼卫动向的人,把九宫格一般的“窗格子”进行各种翻转变化,将对应的信息和含义传递到对应的望楼。

Q: 在唐代的长安城,真有望楼这样的情报传递系统吗?

A:从目前的考古挖掘和文字记载看,还没有发现长安城里有望楼这样的建筑。

或许后苑的戍卫部队有这样的登高的地方,但应该形象也不太复杂。不过可以从这里入手聊一聊唐长安的军事防御。近来的考古发掘,在长安城南城墙外边发现了城壕的遗迹,根据现在的现象看,似乎还不太确定其防御的效果。但唐长安本身的城防,跟它庞大的体量比,一直是个很难设防的城市。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长安城街道里的场景

隋末李渊建立唐朝的时候是从太原起兵,一路来到了长安,在长安城附近没有经历过大的战斗,就顺利地进入了长安。之后在唐代,长安也曾几次陷落在不同武装的手里,像安史之乱,还有后来吐蕃短暂的占领,都显得长安城本身好像很难进行坚强的防守。

这一点看起来有些吊诡,唐长安有那么多城墙,100多个坊,全是墙,但军事防御的作用很有限,这些墙体现的还是一个“筑郭以守民”的功能,相比之下只有比城墙高出一倍的长安宫城的城墙才真正能起到一些“筑城以卫君”的作用吧。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的兴庆宫与宫前广场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兴庆宫内“花萼相辉楼”的形象

5、皇帝的宫殿 —— 兴庆宫

剧中,唐玄宗活动的区域是在兴庆宫,而不是大家所熟知的大明宫。

Q: 历史上,唐玄宗是主要生活在兴庆宫吗?

A: 长安的前身,隋的大兴城大体上就呈现出了一个东西对称的格局,宫殿区—太极宫在城中央的北部。

进入到唐时代逐渐有了一些变化,谈唐的宫殿,大家首先会提到大明宫,大明宫不是隋代建造的,而是进入到初唐时期开始修建,在太宗朝、高宗朝,开始修建,特别是到了安史之乱以后的唐后半期,大明宫才开始持续地成为朝廷、天子更大规模的集中活动就在大明宫。

电视剧设定的时代是唐玄宗的时代,玄宗在位时间很长,他主要活动的宫殿是在兴庆宫,长安城的东部稍微靠北的地方。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太极宫(西内)、大明宫(东内)和兴庆宫(南内)

宫殿一般称之为大内,太极宫、大明宫、兴庆宫,这三处宫殿相应的就是西内、东内和南内。

唐玄宗作为一个皇子的时候就居住在兴庆宫这里,当时叫隆庆坊,后来成了皇帝,大部分时间,还留在这里,并且把它扩大了成了兴庆宫。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的广场

电视剧中也出现了不少兴庆宫的画面,这个广场从它的平面形状上看,第一感觉是兴庆门内的广场。

兴庆宫西面宫墙上开两个门,靠南的是金明门,北面是兴庆门,兴庆门一进来就是这样一个长方形的广场,广场向北开门是兴庆殿,向南开门后有大同殿。

在兴庆宫的南面宫墙上的通阳门进去,也有这样一个长条形广场的空间。但将画面中的形象再仔细对比看,在宫墙和宫墙上的建筑形象上,和唐长安兴庆宫里的这两个空间还是有些差别。电视剧应该只是取了这样的一个意象。

剧中展现了兴庆宫鸟瞰形象的夜景图像,中间这个高大的、有多层出檐的大建筑,在历史上兴庆宫也有一个连体高楼可以跟它相比。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宋碑《兴庆宫图》兴庆门、通阳门前的四方形空间

现在西安碑林博物馆里存着一块宋代碑石—《兴庆宫图》,真实、完整地记录了唐代兴庆宫的宫殿建筑全貌。

图的左下角、也是兴庆宫的西南角上,就出现了这个“花萼相辉楼”。楼的平面是一个曲尺形或者叫L形的形象。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楼挂了两个牌匾,朝向西面的是“花萼相辉楼”,朝向南面的写的是“勤政务本楼”。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花萼相辉楼、勤政务本楼在宋碑《兴庆宫》中

西边挂“花萼相辉楼”的牌也是有原因的,宫外西边相邻的里坊住着唐玄宗的几个兄弟。“花复萼,萼承花,互相辉映”,标榜兄弟之间相扶相助之情,兄弟家里听了什么歌奏了什么曲,从这个楼上都能听见。杜甫写“岐王宅里寻常见”,就是在隔壁,所以李龟年唱什么,玄宗在这个楼都能听到。

但电视剧里看这个楼的平面格局和所在的四方院子空间,和历史记载还是有些出入。尤其呈现的这个院落,会更接近于兴庆宫最隆重的大殿——兴庆殿或者是大同殿所在的空间。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兴庆宫与东市在唐长安城中

而兴庆宫本身在唐长安城里所处的位置也比较有趣,它更接近城市的内部,而不像那太极宫或者大明宫处于城市的北部或是边缘的地带。

花萼相辉楼、勤政务本楼所处的这个位置斜对角就对着的繁华长安的东市市场。剧里上元节这天,长安城里的老百姓很方便地靠近兴庆宫看宫前广场上的花灯,也体现了这个宫殿与城市有更多联系的特点。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的园林景象

6、池亭、园亭、山池苑、别业

—— 分布在唐长安城内外的“园林”

剧中一个重要的人物何孚,描绘了自己幼年家宅中的一个亭子,“遇雨则收储不泄,到了酷暑时分,只消把敛水堤抬起一条缝,便有清水从四边亭檐倾泻而下”。这个神奇的亭子,也反映出这个朝廷官员家中高级园林建筑的存在。

Q: 家宅中造园林,是唐长安的一个风尚吗?

A: 剧中何孚宅邸园林的原型,就是在唐玄宗的时候一个很有名的大臣——王鉷家里边的自雨亭,一个“自己能下雨”的亭子。王鉷自己很能敛财,玄宗也很倚仗他,后来他被查办了,家里奢侈的园林建筑也被发现。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的“自雨亭”

就像剧情里说的这个亭子实现了把水流储存在屋顶上,然后在需要时让它落雨下来的效果,但具体用了什么样的机械现在不太清楚。史书里还记载了自雨亭的建筑材料是珍贵的珠宝、金玉之类的,比剧情里边说的“沉香木这种好东西”还要更加的奢侈。

自雨亭的原型可以追溯到当时拜占庭、东罗马一带,那里也有用奇妙的装置把水留在屋顶上,然后再落下来的消暑去处。

不说这种奢侈的特例,单说住宅旁有园林的风尚,远源还是南北朝时候的南朝所在地区,而后影响到了北方,唐代长安作为首都,当然吸取和发扬这种风尚的核心地。对于长安的普通百姓,园林是高级住宅的象征,但对于向往自由的文人和修定的高僧,园林则是生活和学习中不可或缺的方便。

就长安整个城市而言,园林是非常多的。上至皇室宫廷,再到朝廷里官员、文人的家,都修建了这样的去处。而普通老百姓也有很多去参观园林的机会,大量建在寺院、道观里的园林,都对老百姓开放。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大慈恩寺、芙蓉园与曲江池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的大慈恩寺塔(近)、荐福寺塔(远)

唐长安后期,城市重心向东移动,从兴庆宫到大慈恩寺塔(大雁塔)、曲江这条线变成了一条城市的副轴。这个区域在靠近大慈恩寺的地区,有大量的叫池亭、园亭,又或是山池苑的分布。

到了看花的时节,普通的百姓家庭,丈夫赶着牛车带着一家人就到这儿能过上一个周末。刘禹锡诗歌写的“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就是这样的场景。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辋川图》摹本

而在长安城郊,特别是靠近南山,大量的寺观和别业,比如著名的辋川别业,就是诗人、画家王维寄情山水,营造自我世界想象的史上“名园”,这也是南朝遗风的表现。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剧中坊中的民居

7、民居

剧中除了宫殿、寺庙、道观这些高等级建筑外,也展现了老百姓的民居。

Q: 当时普通老百姓住的房子,在建筑用材、用料和建造细节上有什么特征?

A: 老百姓们住的房子,明确是唐代的还没听闻,但历史上从明代留下来很多的实例。现在看来,在营造的结构、技术、材料等方面,长安所在的关陇地区,唐代的民居,甚至更早的,这种最本土的东西有着它很强的延续性。像结构形式,就是木构架承重,夯土墙做维护,屋盖的形式就简单的两坡,有的地方还是一坡。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唐代三彩院落

唐长安所在的地区,广义上可以称为关陇地区,就是今天的陕西关中到甘肃东部一带,这里的民居包括一些寺庙的建筑,受到从唐延续下来的传统的影响。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长长的屋檐到檐口的部分只有很长的檐椽,并没有飞椽,今天还能看到很多这样的实例。

有一个可能相关的例子,山西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就是这样,虽然是不同地域且高等级的寺庙建筑,但可以体现时代延续下的影响。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山西五台山佛光寺大殿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山西五台山南禅寺大殿

8、唐代木构建筑在今日中国的遗存

Q: 除了佛光寺的东大殿,今天在中国境内我们还能去哪些地方找寻唐构,感受唐风?

A: 历史变迁中的战乱、战火,使得现在留存下来的唐代木构建筑数量很有限,主要分布其实在山西,反而是曾经的核心区 —— 唐长安附近地区并没有留下的。山西北部有我们所熟知的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南禅寺大殿。

其中佛光寺的东大殿,梁思成先生当时发现的时候,称之为是“集四美于一身”的建筑,在唐代建筑的样式和造型之外,它还有唐代的绘画、唐代的雕塑、唐人的书记,所以这样的作品它不光风格是这样,更是综合艺术模式的表现。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山西芮城五龙庙正殿(图片由丁垚提供)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莫高窟唐宋窟檐(图片由丁垚拍摄)

山西南部原来认为有两处,一处是芮城地区五龙庙的一个殿,中唐时期建造。还有一处是晋东南长治的一个三开间的小殿,叫天台庵,近年的维修过程中发现的墨书题记把它的年代确定下来是五代的后唐,但风格还是唐的某种风格。

河北正定的开元寺钟楼是半座唐代建筑,它的上层很多部分被后代改造了,但是它的下层木构的部分仍然还是晚唐。

另外还有比如说敦煌,在莫高窟一些洞窟的窟檐,虽不是完整的佛堂,但是正面斗拱门窗,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披檐屋盖都可以说是唐式的。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辽宁义县奉国寺大雄宝殿

差不多所有北方的辽代建筑都会跟唐代有很密切的联系。像辽宁义县奉国寺、天津蓟县独乐寺、山西大同华严寺、应县木塔等等,站在独乐寺观音阁前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一句话:辽的建筑向前走一步,于是抖出了唐代建筑的全部秘密。

辽的建筑表现出了唐代建筑所没有的特点,这些新的表现是顺应着唐代建筑在艺术发展上的必然规律而产生,认清楚了辽代建筑,就抓住了唐代建筑在艺术上的深层次的规律。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音阁

唐长安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文化中心,没有人、没有地域能抵挡它作为中华帝国首都的影响力。

今天在南方,在宁波看到保国寺大殿,在福州看到华林寺大殿,到广东肇庆可以看到梅庵的大殿,它们在很多方面,比如斗拱,都跟五台山佛光寺的东大殿很像,这当然不是巧合,都是唐文化的深深影响波及到全国、乃至像朝鲜半岛、日本这些更遥远区域的结果。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京都八坂神社西门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奈良唐招提寺金堂

9、“唐代建筑在日本”?否!

剧集里能看到借鉴日本古建筑而进行美术处理的建筑形象。

Q: 从梁思成先生的时代至今,都流传着“唐代建筑在日本”的说法,奈良、京都的古建筑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和想象唐代建筑吗?

A:跟辽代建筑相比,日本的古建筑帮助我们认识唐代建筑的条件被大大高估了。

日本奈良时代对唐的宗教、文化的全面的学习,留下了一大批了不起的文物,包括建筑。这些相近时期的实例,从梁思成先生那个时代开始,大家一般都认为是很“唐”的建筑。

而近些年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们可以更细致的去分析和比较唐、宋、辽和相关日本建筑的设计异同。比如,鉴真大和尚东渡之后,在他的影响之下,当时日本的首都奈良建造了唐招提寺金堂,是和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非常相似的一座建筑。近年我们有不少研究者一起集中对佛光寺的研究和讨论,倾向于认为,如果跟佛光寺东大殿、以及大乘佛教推动的这批辽代建筑相比,唐招提寺金堂的设计,更像只是在形式上进行了一个拘谨、僵化的模仿,对当时“唐式”建筑的核心规律并没有充分理解,缺失了一定精神性的内核。

这不是在贬低日本的创作或设计,而是当时日本建筑文化的一个特点。

2019第一国剧,终于不是因为演员而火

回到唐长安本身,它不仅仅有朝廷在那里、天子在那里,更重要的是它让普天下对世界怀有梦想的人都来到了这里,汇聚着各种发达的宗教、多元的文化,产生了伟大的艺术作品。

这个有着近乎完美规划的理想城,承载着唐长安梦幻般的建筑,和长安人真实的生活。

部分图片来源于《长安十二时辰》剧照和网络

编辑:W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