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历史 > 正文

柳五儿:丫鬟中的“林黛玉”,命运不堪一击

在贾府这个已近百年的豪门,人与人之间往往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从上而下,交织成了一张巨大的人际网。因为利益或情感,人们或拉帮结派,或勾心斗角,或貌合神离。在外人看来,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贾府,实则已是一具空架子了,但里面的人情世故,欲念贪心却样样不少。

虽已日渐式微,但面子还是好看的。该享乐的享乐,该胡闹的胡闹。其间,等级制度的森严,不可挑战,依然是让人触目惊心的。金钏儿与宝玉多说笑两句,便被向来善良的王夫人赶了出去,被逼得跳井;香菱温雅可人,在夏金桂进门不久,便被折磨而死;晴雯貌美张扬,没有心机,却被扣上狐狸精的罪名,被撵走病死……可以说,主子的一句话,或是心情,便能决定底下人过什么样的日子,甚至是人生。

那些美丽生命的逝去,让人唏嘘不已。

而有一个人,她本来与贾府没有太多的关联,却也匆匆陨落。她就是柳五儿。而她的离世,竟与贾环有着莫大的关系!

当然,这个从小被保护着的女孩,未必认识和接触过贾环,但贾环确确实实影响,甚至误了她的人生,虽然不是直接作用,可是那种力量同样令柳五儿,以及她的家庭承担不起。就像洪水淹没吞噬了房屋,但是真正的起源,却是远在天边的几朵乌云。

话说柳五儿也是一个洁净美好的少女,如被宝玉赞美欣赏的那些女孩儿一样,书里说她生得与平、袭、紫、鸳皆类。可见她外表不俗,性情温雅,不是太张扬的美人,却也算得上颇出众了。

柳五儿却没有像别的家生子一样,到了年纪便在府里当差。因为她是一个病美人,病弱的身子又如何能胜任工作?二来她的母亲柳嫂子非常宠爱这个女儿,虽然多病多灾的,却更加小心呵护,视为掌上明珠一般。

虽然有家人疼爱,但府里的家生子,世代为奴,命运更由不得自己,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现实。作为女子,等年龄到了,最寻常的是与府里的小厮配对,生下的子女依旧是奴才。或者好一点的,做了妾室,已是极大的幸运,也是竞争激烈得很。

柳五儿,她的生活是简单温馨的,因为有了母亲的爱,却也是单调无味的,待业在家,没有同事没有朋友。当和她同龄的女孩在大观园里肆意挥洒青春时,她却沉默地来去。外表柔弱的她,内心却不甘,她想要实现自己的价值,至少不是浑浑噩噩度日。她更想有一个光明自由的前程。

这个愿望本来是遥不可及的。不过,自从和芳官相识后,自从芳官一跃成为怡红院的红人后,这一切变得近在眼前了。在怡红院当差,钱多,活少,主子宽厚,将来还可以放出去外聘,这是天大的好事啊。而芳官每每拍胸脯保证,这不过是小事一桩。

一切都向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但实际上好消息迟迟不来。而柳五儿却为现实里的糟心事而一次次烦恼。当柳嫂子要将芳官给的玫瑰露倒些给侄儿送去时,柳五儿却冷笑道:“依我说,竟不给他也罢了。倘或有人盘问起来,倒又是一场事了。”

柳五儿冷漠的态度很不符合她的形象,读到后来,方才明白,那里有着令她不喜的人。赵姨娘的内侄钱槐,和柳嫂子的侄儿也来往亲密,柳嫂子去送玫瑰露时,钱槐和几个小厮也来看望她侄儿了。

这几家子都是家生子,说不定钱槐之所以会认识柳五儿,也是因为其表兄弟的缘故。总之,钱槐对柳五儿一见钟情。五儿父母觉得妥当,毕竟钱槐的家势在奴才堆里,也算是很出众的了。父母在库上管帐,不大不小也算是中层了。

更要紧的是,钱槐跟着三公子贾环一起上学。要知道,能派去陪读的小厮,都是相当受器重的。可是柳五儿不同意啊,父母也不逼她。可是钱槐发恨定要娶到她,虽然一时没有过激的举动,但这件事始终是个疙瘩,让柳五儿心里不好过。

如果钱槐不是贾环的陪读,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毫无说话的权力,肯定也不敢如此嚣张。物以类聚,贾环本身不是什么温良少年,钱槐跟着他,学到的,也是仗势欺人,蛮不讲理。好在,贾环还没什么实际的权力,这个钱槐更是如此。要不然,主子的一句话,还不误了人一世?

也许正是受此事的影响,柳五儿更渴望自由,想逃脱贾府这个等级森严,空气压抑的地方。对于进怡红院一事,她就更上心了。为此,柳嫂子也拼命讨好芳官,希望早日就可进去。

柳五儿给芳官送去茯苓霜,却不想被林之孝家的遇上,加上丫环莲花儿的挑唆,便盘问起来,又因最近王夫人房里失窃,而成了重点排查对象。当从厨房里搜出玫瑰露和茯苓霜时,柳五儿百口莫辩了。

此时的她,在众人的眼里就是一个贼,平时和她家不对付的人,更是讥讽嘲笑,落井下石,恨不得将她置于死地。柳五儿被关了一夜,柳嫂子对厨房的管理权也被革去。只要一定案,母女俩的下场不用说多凄惨。原本想要自由,想要飞得更远的柳五儿,却如风中之烛,命运岌岌可危!

好在,有一个聪敏公正的平儿,并不草草了结,而是追究来龙去脉,整件事情已了然于胸。也好在,还有一个宝玉愿意背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王夫人房里的玫瑰露,是被丫环彩云拿去给贾环的。玫瑰露如此珍贵,只有王夫人房里才有。就算贾环是贾政的儿子,都不配享有。最好的资源,只在极少数人的手中。而彩云偷拿王夫人房里的东西,早不是第一次。至于贾环母子,明知是偷来的东西,却还是一并笑纳,说不定赵姨娘还要夸赞两句的。

如果没有平儿的公正断案,如果没有宝玉的主动承担,那么柳五儿的命运将会是怎样的呢?就算众人知道是彩云拿去给了贾环,会去赵姨娘房里起赃吗?会替柳五儿喊冤吗?多半不会,墙倒众人推才是常态。更何况,厨房管事那么有油水的职位,早有人想上位了。

可以说,柳五儿是最少与贾府众人接触的姑娘,她年少,单纯,不谙世故,却也有自己的主见。可是她的命运又岂是自己,或者家人,抑或是一个芳官能安排做主得了的呢?花柳之质的柳五儿,因为别人的觊觎,别人的错误,受到沉重的打击。当风浪起时,看似毫无关系的人,却也会受到牵连,甚至遭到灭顶之灾。

柳五儿终是死了。她太柔弱,那么大的伤害,她禁不起。就像一朵美丽的花儿静静凋落了。没有人为她叹息伤感。甚至王夫人在撵芳官时,还说出,幸亏那丫头死了的话。说的正是柳五儿。王夫人说得很快意,在她眼里,柳五儿死了,就少了一个祸害。

柳五儿何罪之有?是谁害了她?林之孝家的,还是莲花儿、彩云、赵姨娘,贾环,还是那些和她家不和的婆子下人?不管她被家人保护得如何好,在贾府这样的复杂之地,一不小心还是趟上了浑水,虽是有惊无险,却成为她香消玉殒的导火线。

在这样的地方,冥冥之中,她似乎注定了活不久。就算没有偷窃之冤案,就算没有贾环,她未必不会因别的事,别的人成为牺牲品。貌美,病弱,单纯,柳五儿是丫环里的林黛玉,命运只会更加不堪一击。

能去怪谁呢,怪这世界,太混乱太脏。

编辑: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