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历史 > 正文

受丈夫家族欺凌的仨女人,武则天的母亲是逆袭典范

先说第一位女性,一心吃斋念佛44岁才出嫁的武则天的母亲杨氏

武则天的父亲名武士彟,隋炀帝时期,从事木材生意,隋朝末年,认识了唐开国皇帝李渊,作为一位精明的商人,武士彟同样表现出超人的政治头脑,他不但向李渊提出过起兵反隋的建议,而且在财力物力上给予李渊极大地帮助,可以说,武士彟对大唐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藉此武士彟曾被唐太祖封为柱国公。

武士彟原配相里氏,先后为武士彟生下儿子元庆、元爽,相里氏生第三个儿子时,武士彟正陪伴李渊征战沙场,或许是疏于无人照顾,第三个儿子不幸夭折,祸不单行,悲痛过度的相里氏不久也离世。

李渊建立大唐后,感念武士彟对大唐立下的汗马功劳,于是亲自为鳏居的武士彟张罗亲事,李渊并非随随便便为武士彟找一个伴,他牵线的这门亲事是隋朝皇族,杨达之女杨氏,而杨达的哥哥就是著名的观德王杨雄。

杨氏与武士彟结合的最大历史意义,就是生下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武则天。

杨氏本是一位吃斋念佛的居士,初有不嫁之心,熬着熬着成了当时的剩女,李渊做媒,答应杨氏过门后依旧可吃斋念佛,如此才促成这门亲事。

杨氏自己的堂兄、杨雄之子杨师道,是唐高祖李渊的女儿桂阳公主的驸马,杨氏四十四岁与武士彟成婚,桂阳公主是主婚人。

杨氏过门后,先后为武士彟生下三个女儿,长女武顺嫁贺兰越石,次女武则天,三女武氏下嫁郭孝慎。

贞观九年(公元635年),担任荆州都督的武士彟在任上去世,享年59岁。杨氏带着三个女儿历经一个多月将武士彟的尸骨运回故乡山西文水。

武士彟安葬后,杨氏领着仨女儿在文水武氏旧宅栖身。武士彟尸骨未寒,相里氏所生的元庆、元爽俩兄弟并联合其堂兄开始刁难杨氏母女。他们先是不给杨氏这个“后娘”好脸色看,处处挑剔,后来发展到常常欺负武则天姊妹仨,不是打骂就是不给饭吃。再到后来,兄弟俩又纠集武氏族人联合排挤杨氏母女,非要把她们逐出武门不可。

杨氏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想到了自己的娘家,她在亡夫灵前烧完香,让武则天姊妹仨跪下给父亲叩头后,带着她们毅然地走出了武家大门,来到当时大唐首都长安,依然过的是寄人篱下的生活,直到武则天14岁时被选为太宗才人,一家人的生活才有了起色……

第二位女性,秦淮河上十大名妓之一柳如是

柳如是,原姓杨,名爱,字影怜、如是,小字蘼芜,本名爱柳,因读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后改姓柳。

柳如是是近代史上风尘中的侠女子,她的书法与绘画上有一定的造诣。

柳如是14岁纳与吴江退职宰相周道登为小妾,因倍受周宠爱得众妾相妒,群妾蜚语加害卖为妓,以“相府下堂妾”自标榜,成为秦淮河上十大名妓之一。

柳如是16岁时,认识与之同龄的年轻英俊的松江才子宋征舆,因为志趣相投,俩人很快坠入爱河,但终究未能修成正果。

与复社(注:明末江南士大夫主张改良政治的文学结社之一)领会张溥认识后,柳如是的思想及爱情观发生重大变化,她暗自发誓说:“我生不辰,坠兹埃尘,然非良偶,不以委身。------唯博学好古,旷代异才,我乃从之。所谓天下有一人知己,死且无憾!”。

再后又与松江举人南明复社领袖陈子龙相恋,陈子龙家室出面干预,柳如是被迫离开。

再后来,又因躲避鄞县无赖谢三宾骚扰并爱慕名儒钱谦益的诗文,惊叹之余,誓不另嫁。

在冲破重重阻力后,钱柳二人缔成姻眷,时年柳如是24岁,钱谦益60岁,成就一段佳话。

柳如是与钱谦益的结合,最大的闪光点是,明弘光朝覆亡后,柳如是决意以身相殉,并劝夫同殉,其夫钱谦益以“水凉”为由拒绝同殉。

钱谦益变节降清后,柳如是的心随之而死。钱谦益为了高官甚至不惜利用夫人柳如是攀附阮大铖,谋就了礼部尚书职位。据《南明野史》记载,“钱(谦益)声色自娱,末路失节,既投阮大铖而以其妾柳氏出为奉酒。阮赠以珠冠一顶,价值千金。钱令柳姬谢阮,且命移席近阮。其丑状令人欲呕。”

以柳如是的风尘经历作分析,那应该是一种政治手腕和策略。

但在一般人看来,那顶珠冠相当于一顶硕大的绿帽子。

而钱谦益的毫无气节的行为,无疑是在柳如是已死的心上割了一刀后又撒了一把盐。

康熙四年乙巳(公元1665)5月,钱谦益以八十六岁高龄辞世,柳如是时年四十七岁,从此,厄运便降临到这位风尘女侠身上。乡里族人聚众欲夺其房产,柳氏为了保护钱家产业,吮血立下遗嘱,然后解下腰间三尺白绫悬梁自尽,结束了自己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一生,情形极为悲惨。

而此时距钱谦益去世仅两个月。柳如是死后,不但未能与钱谦益合葬,反而被逐出钱家坟地。

第三位,抛弃梁鼎芬投抱文廷式的龚氏

晚清名流梁鼎芬娶湖南才女龚氏为妻,因为弹劾李鸿章被罢官,然后将龚夫人托付给好友文廷式,后来文龚二人有染,龚氏没有为梁鼎芬生下一男半女,为文廷式生下三个儿子。

文廷式早年在家娶妻陈氏,虽说龚氏对其一往情深,但文廷式终身也没有明媒正娶龚夫人,也没有纳为小妾,只是外室,龚氏当年选择文廷式时,想必是想到在文家会扮演一个没名没分的角色!

梁鼎芬与文廷式是晚清一等一的大才子,要说相貌,两人都算不上帅气。龚氏貌美能文,在那样一个社会环境下,她选择弃梁奔文,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

对于龚氏的背叛,梁鼎芬表示理解,梁鼎芬任惠州丰湖书院主讲期间,曾写有《古意》一首,诗云:“共郎上山头,不惜下山早。郎爱合欢花,侬爱苦辛草。”

“上山”、“下山”用汉乐府诗《上山采蘼芜》之典,历来用以指已经分手的夫妻。

“郎爱合欢花,侬爱苦辛草”,此处梁鼎芬以龚氏夫人的口吻,发出了天地间最决绝、最无情、最无可奈何的判词:

纵然你对我有坚贞不渝的爱,怎奈我还是喜欢他那棵也不美、也不高贵的苦辛草(指文廷式)!

从这首诗中,我们能够体会到梁鼎芬当时悲哀苦痛的心情。

对于龚氏的选择,其娘家及亲属持何态度能?龚氏夫人的舅舅王先谦,一生都对梁鼎芬十分赞赏,他的文集、诗集中,保存了不少跟梁鼎芬交往的作品,对于文廷式,则无一字道及;他具体说到过龚氏夫人的兄长和妹妹,唯独对于龚氏夫人,亦无一字道及。可见他对文、龚结合的反感排斥之情。

对于文廷式与龚氏夫人的结合,世人多是以讥讽的态度来评论这件事情。

对于文廷式与龚氏夫人的结合,文廷式的亲友则都讳莫如深。

基于如此的世俗环境,作为文廷式的外室,龚氏在文氏家族的地位便可想而知!

总起来说,为了心中独“爱苦辛草”的那份感情,龚氏在投入文廷式怀抱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承受世俗的偏见和各种冷嘲热讽!直到终老!

对于被武氏家族驱逐的武则天母亲杨氏、以及在自己丈夫离世后短短时间内被逼上吊的柳如是来说,她们两位,在与丈夫共同生活的日子里,毕竟拥有过应得名分,享受过正大光明的夫妻生活。

具体到龚夫人和文廷式的这一段恋情,包括他们的三个儿子,都受到了家族(包括父系家族和母系家族)的歧视,倍受世人的白眼。

文廷式死后,无名无分的龚氏陷入生活拮据的状态,梁鼎芬曾送她三千两银票。

对于勇敢追求个人感情幸福的三位女性来说,她们在世时,与自己所爱的男人曾共度过美好时光,有此一点,她们或许就知足了!

编辑: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