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历史 > 正文

陈瑛:朱棣手中的刀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时常让外国人摸不着头脑。《三十六计》中的许多招数,恐怕是欧洲君主们被几辈子也想不出来的。其中“借刀杀人”无疑是经典中的经典,这一招被用了上千年,还一直有效。

秦始皇要灭赵国,借赵王迁之手除掉了克星李牧;周瑜想打赢赤壁之战,靠曹操之力处决了熟悉水战的蔡瑁和张允;完颜宗弼(金兀术)想灭南宋,凭高宗和秦桧的助攻干掉了最忌惮的岳飞;皇太极想收拾绊脚石袁崇焕,也抓住崇祯的多疑心理,制造袁大都督通敌的假象。

不过,说起借刀杀人,我只服朱棣。

(一)驸马梅殷之死

永乐元年(1403)十月的一个早上,天寒地冻,南京城中的文武高官从各地赶赴东边的紫禁城,和朱棣一起商讨军国大事。可就在这一天,出大事情了。

一个侍卫慌慌张张地闯入殿来,“扑通”跪倒:“万岁,大事不好!”

原来宁国公主的丈夫梅殷,被人发现在笪桥下投水自杀。朱棣听说之后,脸上似乎有不悦之色。

是啊,朱棣刚刚上位、改了年号,还有太多事情要办、太多任务要扛。梅殷身为驸马,不想着为朝廷分忧、为万岁出力、为公主争气,却自杀了,这是对谁有意见呢?

朱棣摆出一副震惊的表情,郑重宣布:“人死不能复生,一定要厚葬。”

朱棣退朝之后,正打算休息,宁国公主已经闻讯奔来,在四哥面前一通哭闹,说丈夫的死没有这么简单,一定有小人暗算,请皇上主持公道,等等。朱棣于是下令调查此事。

很快有目击证人举报,梅殷不是自己从桥上跳下的,而是被前军都督佥事谭深、锦衣卫指挥赵曦硬生生给挤下去的!二人当然被抓进了大理寺监狱,吃了不少苦头,但他们的供词,却把审理的官员给吓住了。

二人被打得皮开肉绽,一边求饶一边哭喊:“此上命也,奈何杀臣!”(这都是皇上的主意,我们都是奉命行事啊!)

真的是朱棣的主意?还是谭赵二人恶意诽谤?在那个专制的年代,你就算只说一句皇上的脸没洗干净,万岁爷都可以名正言顺地杀了你,何况这样大逆不道的说辞呢?

“大胆狂徒,居然敢污蔑圣上,来人啊!”

几个壮汉走上前来,抡起铁锤,照着二人的嘴上就是一顿乱锤之后,就被拖出去处决了。

显然,审案官已经得到了最高指示或者最终暗示,怎么处理都不用承担风险。但这两人到底真是接受了朱棣的任务,还是因为看出皇上不喜欢梅殷,为邀功请赏而自作主张,无人可知。但不管怎样,朱棣从此又少了一个眼中钉。

原来在靖难期间,梅殷以总兵官身份镇守淮安。朱棣率领靖难大军南下,以为祖先进香之名,想要通过妹夫的防地。按理讲,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但梅殷却不肯给燕军让道。朱棣写信给妹夫,恳切地说:“现在我起兵铲除皇帝身边的恶人,天命所归,谁也无法阻挡。”但梅殷居然把使者的耳鼻通通割掉,放其回还,还说留下这人的口舌,就是为了给朱棣讲讲君臣大义。

不过,朱棣还是绕道占领了京城,并强迫宁国公主写下血书,召梅殷还京。永乐元年(1403),擅长搬弄是非的都御史陈瑛,上书说梅殷“蓄养亡命”,“诅咒”天子。朱棣当时并没有采取行动。

值得一提的是,朱棣下属的做法,与当年朱元璋部将廖永忠处理小明王韩林儿的招数如出一辙。难怪有人会感慨: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都善于让属下背锅。

(二) 蓝玉案背后有朱棣的影子?

还有一个历史疑案似乎也和朱棣有关,那就是震惊天下的蓝玉案。洪武二十六年(1393)二月,大明帝国战功卓著的名将、朱标舅父蓝玉以谋反罪被满门抄斩。

蓝玉死了,谁最高兴?肯定不是他的甥孙朱允炆。明朝大学者王世贞曾经认为,蓝玉被控谋反和被处决,燕王要负主要责任。这个观点也许夸大了事实,但并不是空穴来风。

坐上了金殿,当上了国君,很多事情当然不好自己抛头露面,很多目标,当然不必自己亲自铲除。总会有人为了表现忠心,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三)有一个人叫陈瑛

陈瑛就是这些人中的代表。建文元年(1399),他被聘为北平佥事,原本是应该监视燕王的,结果却被朱棣收买,替他传递情报。事情败露之后,陈瑛被调到广西。朱棣在南京继位之后,立即想到了陈瑛,提拔他做都察院左副都御使。

陈瑛原本就生性残忍,现在得到了朱棣重用,更是将其嗜血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在追查建文余党的行动中,陈瑛表现得可比朱棣要积极多了。而且,他知道有些事朱棣不方便做,当下属的就得给皇上分忧!

永乐元年(1403)八月,陈瑛弹劾历城侯盛庸,称后者诽谤皇上,这位在东昌大败朱棣的将军被迫自杀;第二年,他弹劾曹国公李景隆图谋不轨、妄想起兵;他还攻击李景隆的弟弟李增枝,说此人明知大哥有不臣行为却隐瞒不报,不仅如此,还多置田产、偷养家奴,实在居心叵测。于是,这哥俩就在监狱里团聚了。

随后,陈瑛弹劾长兴侯耿炳文,说他家的衣服、器皿上有龙凤图饰,有谋反的倾向。为了不牵连儿孙,七十岁的老将军主动“畏罪自杀”,却还是没能保住三个孩子的性命。

这些人都是朱棣相当忌惮、却一时半会儿没有正当理由收拾的。但陈瑛却能将他们置于死地,一定程度上是替主子出了恶气,做了朱棣潜意识里想做但不方便做的事情。

随着陈瑛的胆子越来越大,步子也越来越大,不光陷害曾经和朱棣有过节的,甚至开始“治理”和朱棣有交情的。他弹劾驸马胡观强占民女、纳娼为妾,并参与李景隆谋反。但朱棣却指示,不必追究胡观的责任。后来,陈瑛竟然还弹劾在靖难前向朱棣告密的张信,说此人擅自侵占练湖及江阴官田,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

纵观历朝典故,这种酷吏只不过是最高统治者的一把刀,用到一定程度就自然要处理了。

编辑: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