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动态 > 正文

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出轨的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称有急事外出,警方未予立案

三个月前,肖雪的姐姐肖梅在武汉市新洲区的家中死亡,警方的结论是“自缢身亡”。但姐姐死前曾当着姐夫的面写下遗书,死前一小时姐夫突然因急事外出,以及姐姐死后仅两天,遗体在娘家人不同意火化的情况下被火化等诸多疑点让肖雪怀疑,姐姐的死有蹊跷,甚至和姐夫周志脱不了干系。

“我姐姐写遗书后的三小时里,姐夫就在她身边,他究竟在干什么?姐夫周志有很明显的出轨迹象,姐姐死亡当天就因此和他发生争吵。我想知道,周志在我姐姐的死亡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出轨的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称有急事外出,警方未予立案

肖梅生前照片

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出轨的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称有急事外出,警方未予立案

肖梅生前照片

女儿发现父亲出轨后劝阻未果 奶奶和姑姑劝说“不要管”

家住武汉市新洲区阳逻街的肖梅今年40岁,和丈夫周志结婚多年,两人的女儿糖糖于2004年出生,今年正读高一。周志平日经营酒店,肖梅则有几年没有外出工作了。据糖糖介绍,家里的经济状况不算宽裕,父母过去几年因为生活琐事会争吵,但没有什么大矛盾。

让糖糖感到父母关系将要出现破裂隐患的,是今年她在爸爸手机上发现的聊天记录。看到爸爸和一个叫萧丽的女人的对话,糖糖察觉到,爸爸出轨了。

在糖糖提供的聊天记录中,萧丽和周志互称“亲爱的”,以及有“你对我好,所以我必须要对你更好”“你身上每处都是我管理范围”等暧昧对话。糖糖和肖雪告诉记者,这个萧丽是周志去年因酒店经营工作认识的女人,今年2月份发现爸爸有出轨迹象后,糖糖怕妈妈伤心,一直没有告诉她,而是私下里多次劝说周志删掉萧丽的微信好友,和萧丽断绝关系。

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出轨的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称有急事外出,警方未予立案

周志与萧丽的部分聊天记录(糖糖提供)

然而,糖糖的劝说遭到了周志的拒绝,不仅周志没有删掉萧丽的好友,周志的母亲和妹妹还帮忙劝说糖糖不要管此事。“我爸说‘莫管我的事’,我奶奶和姑姑还在旁边说‘他说删了就删了,他不会在外面找的’,让我别管这件事。”糖糖回忆道。

出轨被妻子发现后送女儿到姥姥家 死者曾劝丈夫不赴“小三”约会

7月22日,记者来到肖雪家中。肖雪家位于武汉市新洲区三店镇上,平日肖雪和年近70岁的母亲住在这里。虽然同属新洲区,但这里距离姐姐肖梅位于新洲区阳逻街的家大约有1个多小时车程,距离周志的父母家也有1个多小时车程。4月26日晚上,肖梅和周志夫妇将女儿糖糖送到这里“呆几天”,这也是糖糖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活着的样子。

“4月底武汉新冠肺炎疫情还在持续,那时候大家都愿意往乡下走,人员流动少,更安全些,所以我们也没多想。姐姐和姐夫把糖糖送过来,说让糖糖和我们住几天,随后就回去了。”肖雪说道。

据糖糖回忆,此前一天晚上,妈妈应该已经知道了爸爸出轨的真相,“我妈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虽然爸爸在家提过这个萧丽几次,但她都没往那方面想。但在妈妈去世前几天,爸爸当着我和我妈的面,说萧丽和他闹别扭了,让我做蛋挞给他去哄萧丽,我妈应该是这时才意识到爸爸和萧丽不对劲。送我到姥姥家的前一晚,爸爸刚和萧丽约过会。”

在糖糖的印象里,父母把自己从奶奶家接到姥姥家的一路上屡有拌嘴,但可能是顾忌到自己,没表现得特别激烈。她记得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爸爸对妈妈说“你走吧,还扒着我干什么”。

肖雪事后从姐姐的手机通话记录看到,4月25日深夜,姐姐给周志连续打了多个电话都未接通,“姐姐4月25日晚上肯定是知道周志要和出轨对象去约会,想要劝阻,但还是没拦住,电话也被挂断。26日晚上他们送糖糖来我这,然后就一起回家了,后面周志对我姐姐说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一条“妈妈想走极端了”的消息——丈夫报警后五小时娘家人和女儿才知道死讯

让肖雪和糖糖发现肖梅状况不对的,是4月27日中午周志给糖糖发的一条微信信息。

“4月27日中午12:17,爸爸给我发消息说,赶快回来,妈妈她想走极端了,我怕一个人在家看不住她,她现在在给你写信,你打个车回来。”糖糖表示,收到这条让她心惊的消息后,她立刻给妈妈发了消息询问情况,“我发消息问我妈怎么了,用不用我回去,我妈回消息说‘不用,没事,你多在那边玩几天吧’。”

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出轨的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称有急事外出,警方未予立案

周志给女儿发消息称“妈妈想走极端了”

看到肖梅的回复后,肖雪和糖糖稍微安心了一些。然而,当天晚上8点多时,周志却让自己的哥哥周力开车到三店镇来接糖糖。

“我当时觉得很疑惑,因为过来一趟开车要一个多小时,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着让孩子走,而且我和糖糖的大伯不熟,他的电话都是当天才知道的。更令我觉得有大事发生的,是周力原本只说接糖糖一人,却在上车前突然让我和我母亲也上车,一起走,却没言明是为什么。”肖雪说道。

肖雪和母亲、糖糖一起上车后,于当晚9点多到了姐姐家,一进门,就看到姐姐一动不动平躺着,客厅里还有两名民警和两名法医,民警告诉她们,肖梅已经死亡了。

肖雪提出了自己当时的疑惑:“我们到现场后得知,遗体的第一发现人和报警人是周志,时间是4月27日15:50。也就是说,周力来接我们时,已经知道我姐姐死亡的消息了,但一路上却没和我们说。我们21点多才到现场,这时距离报警已经五个多小时了,其间完全没人通知我们。”

妻子死亡当日丈夫的诡异行踪:当丈夫面写遗书,丈夫却称有急事要外出

让肖雪想不通的,不仅是报警足足五个小时后,她们才知道肖梅的死讯。更令肖雪起疑的,是姐夫周志所自述的在姐姐死亡前后的行踪。

肖雪和糖糖告诉记者,当晚在现场,两位民警只对她们说了一句“别冲动,别做极端的事,我们正在调查”,此外没有透露更多东西。深夜,民警和法医离开,而姐姐肖梅的遗体还在客厅放着,肖家和周家两家人开始对峙,肖雪开始追问周志在姐姐死亡前后的动向。

肖雪回忆着当晚对周志的质问:“我们当时首先看到姐姐的两封遗书,一封是给我的,一封是给糖糖的,也就是当天中午周志在微信里对糖糖提到的,妈妈正在写的信。我追问周志,明明你因为出轨的事在家劝我姐姐,怎么劝了一天反而劝成她上吊自杀了?我姐姐当着你面写遗书,已经表现出要自杀的倾向了,你怎么不阻止她?有没有见死不救?跟糖糖发微信到发现遗体报警之间的这三个多小时,你究竟在干什么?”

对于自己在那三个多小时的行踪,周志告诉肖雪,自己没有亲眼看到妻子上吊,自己在这段时间出去了一趟,回来时人已经死亡了。“周志告诉我,他中午觉得已经把我姐姐劝好了,就在两点多出去了一趟,说有个很重要的事要出去办,要找个同学拿个很重要的东西。等他15:50回家时,就看到我姐姐已经吊在客厅晾衣绳钩子勾住的一个黑色书包背带上了。”肖雪表示。

“小区监控录像显示,周志14:47回到小区,我向警方求证周志那三个多小时里行动证词,但警方没有对我们细说周志在我姐姐死前到底说什么、干什么了。”肖雪说道。

肖雪表示,负责此案的阳逻街水陆派出所自始至终没有告知肖梅死亡的具体时间,也未对遗体作解剖,只是告知她们两个字——自缢。

对于姐姐自缢而死的说法,肖雪和糖糖有所怀疑。一方面,她们认为肖梅自杀从时间和逻辑上说不通,另一方面,肖梅死亡现场也存在几处疑点。

“我姐姐是4月25日察觉到丈夫出轨、25日晚上和丈夫发生争吵的,如果要自杀,为什么那时不写遗书或自杀呢,反而是在和周志独处了近一天时间以后写下了遗书,继而自杀。周志在这一天里,究竟对她说了什么?此外,从我姐姐4月25日的聊天记录来看,她只对周志表达过‘自己要找出出轨对象’‘不会放过她’的意思,从没表示过要自杀。”肖雪说道。

糖糖告诉记者,对于母亲死亡的现场,她怀有一些疑问,至今未能得到合理解答。“首先,我妈妈遗体的脖子上有多道勒痕,警方从未告诉我们那勒痕与那条黑色书包带是否吻合。我们只要就自杀现场的细节询问警官,警官就回答我们说‘都是法医鉴定的结果’,却不对我们做详细解释。其次,案发后我们问过120急救人员,他们说事发当天赶到我家后,妈妈已经没有呼吸了,但急救人员对我们说,当时现场共有两个男人在——这两个男人一个是周志,另一个是谁,我们现在也不知道。”

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出轨的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称有急事外出,警方未予立案

肖梅死亡时颈部的痕迹

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出轨的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称有急事外出,警方未予立案

警方对肖梅遗体的鉴定意见

未经同意匆匆火化遗体 娘家人怀疑丈夫涉嫌不作为故意杀人

对肖梅死亡还抱有疑问的肖雪和糖糖,希望能得到警方更详细的调查结果,却在肖梅死亡两天后的4月29日得到了一个令她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消息:肖梅的遗体这一天已经被火化了。

“4月27日当晚民警和法医离开现场后,我姐姐的遗体在家中沙发上存放了一夜。第二天,警方对我们说,由于防控疫情的原因,遗体不宜一直在家里放着。经过协商后,我们同意把遗体转移到新洲区殡仪馆用低温保存。我记得我母亲在遗体拉走时还说了一句‘现在不能烧,要先存着’,当时搬运遗体的人答应了,警察也表示会放几天,不会烧。”肖雪表示,自己和家人曾明确拒绝立即火化遗体,并得到过暂时不火化的承诺。

4月28日,周志和家人找到肖雪一家,商量遗体处理的事。据肖雪回忆,这时对方并没有提到第二天就要火化的事,只提及了为肖梅选墓地的事情,“4月29日,我和母亲来到殡仪馆,当时我父亲还以为是要来选墓地,就没有过来。但随后我们被告知,姐姐的遗体已经被火化了。”

由于遗体没有经过解剖,法医未向肖雪和她的家人告知肖梅的准确死亡时间,肖雪也无法弄清周志在姐姐死亡时究竟在不在现场。肖梅的遗体被匆匆火化后,相关进一步证据的取证也变得难以进行。

“姐姐去世后,周志一家人从未向我们道歉或商谈赔偿。姐姐的遗体在我们没有同意的情况下被火化后,我和糖糖对周志的怀疑更深了,综合我姐姐当着周志的面写遗书,但周志却反而径自离家外出的情况,我们怀疑周志至少是不作为导致的间接故意杀人,也开始向警方申请立案侦查。”肖雪说道。

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出轨的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称有急事外出,警方未予立案

肖梅的火化证明书

死者丈夫:我以为自己已经把妻子劝好了 遗书是死亡前一天写的

记者联系到肖梅的丈夫周志,他表示自己目前仍在经营酒店,事务很忙,关于肖梅死亡的相关爆料近日已经在网上看到。周志还表示,自己不认同肖雪的部分说法。

周志表示,与肖雪所说的不同,肖梅是4月26日晚写下的遗书,至4月27日14点多时,他自我感觉已经把妻子哄好了,于是就和妻子说了一句“要出去找个同学,借一个工程竞标资质的文件”,随后就离开了家。等到他再次回家时,妻子已经上吊死亡了。“中午肖梅给她自己做了午饭,我说我要出去,她说‘你出去办事吧,我睡一觉’。然后我就出门了。”周志说。

记者追问,既然遗书是肖梅前一天晚上写的,为何要在4月27日中午告诉女儿“妈妈现在正在给你写信”,周志对此疑问未作回应。

周志向记者表示,妻子肖梅患有抑郁症,自己已不是第一次阻止妻子自杀了:“结婚后她多次寻短见,我印象中2004年前后就闹过一次寻短见,四五年前也闹过一次寻短见,都是我劝阻下来的。”

周志还表示,肖梅遗体火化是经与肖家协商同意过的,“4月28日晚上,我们两家坐在一起,我父母也在场,说定了次日火化。4月29日,具体火化事宜是我哥哥去操办的,我不太了解具体流程是什么样,不过当时没开死亡证明,工作人员说要去医院开,好像开了一个临时证明。”记者随后希望周志展示他所描述的这份证明,但周志并未展示该文件。

就事发后是否还和肖梅的家人及自己的女儿有联系,周志表示:“肖梅去世后,我和他们家没再联系过,只和女儿班主任联系过一次,简单说了一下这个事情。”

记者询问周志,如何解释他与萧丽的关系。周志如是回答:“没有关系,就是工作上认识的人,出轨的事是我女儿说的,那是她凭空想象的东西。”

对于周志向记者所陈述的肖梅死亡前后自己的行为举动,肖雪并不认同,并加以反驳:“周志说遗书是我姐姐去世前一天写的,那他为什么要在我姐姐去世当天中午给女儿发‘她现在正在给你写信’呢?此外,我姐姐去世当晚,他跟我们家人说的就是去找同学取东西,没说过什么工程竞标的事。”

对于周志表示火化肖梅遗体曾与肖家协商同意一事,肖雪同样表示否认:“我和我父母从未同意过4月29日火化,甚至还要求过先保存尸体,暂不火化。我想反问一句,如果我们真的同意了4月29日火化,那我父亲那天会不来殡仪馆见女儿最后一面吗?周志的说法完全是颠倒黑白。”

就周志称妻子肖梅患有抑郁症,多年来多次试图自杀的说法,肖雪表示很荒谬:“我姐姐没有精神疾病,这是他的污蔑。他说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多次阻止我姐姐自杀了?那还真是多谢他,竟然能‘看住’我姐姐这么多年。”

律师:按照案情理应立案 死者自杀时丈夫行动是关键

6月16日,肖雪就姐姐死亡一案来到武汉市公安局信访部门申请立案,6月18日,她收到一份由武汉市公安局新洲区分局出具的《不予立案通知书》。6月24日,肖雪将相关材料交到武汉市公安局新洲区分局申请复议,7月3日,她收到一份由武汉市公安局新洲区分局出具的《刑事复议决定书》,内容为维持原决定,不予立案。

7月13日,肖雪向武汉市公安局递交《不予立案复核申请书》,目前,尚未得到警方明确回应。

武汉女子自杀前的三小时:出轨的丈夫看到她在写遗书却称有急事外出,警方未予立案

《不予立案通知书》和《刑事复议决定书》

北京田郭律师事务所田参军律师表示,在向肖雪了解本案相关情况后,他认为按照案情,公安机关应该立案侦查。

“本案死者肖梅因丈夫周志出轨而精神崩溃,当其面写下遗书欲自杀。作为夫妻关系的一方,周志对肖梅负有法定的救助义务。”田参军向津云新闻记者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本案中,肖梅死亡后没有进行尸体解剖,法医难以判断肖梅的准确死亡时间。如果肖梅是在周志离家前死亡,那么周志便肯定构成犯罪,甚至有直接故意杀人的可能;如果肖梅是在周志离家期间死亡,周志明知肖梅欲走极端,却放任不管,自行离家外出,导致肖梅的死亡发生,涉嫌构成间接故意杀人。对此,国内已有相关判例。”

记者致电负责此案的阳逻街水陆派出所姚警官,姚警官听到记者身份后,表示此案以武汉市公安局新洲区分局外宣部门说法为准,自己不便透露任何情况。

津云将持续关注此事件。

编辑:W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