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科技 > 正文

硅谷大批科技公司上市未达预期,科技富豪梦或成泡影

编者按:2017年至2018年间,旧金山地区的科技公司纷纷上市,信心满满的科技工作者们以为自己马上会实现的富豪梦,却在2019年的股价频频下跌中被打碎。奢华的楼群林立,却无人问津,上市后成为合伙人的承诺也变得苍白无力,原本期待繁荣的房地产行业,泡沫也突然破裂。本文译自《纽约时报》中原标题为“Where Are the Tech Zillionaires? San Francisco Faces the I.P.O. Fizzle”的文章,本文作者 Nellie Bowles和 Kate Conger。

硅谷大批科技公司上市未达预期,科技富豪梦或成泡影

Filippo Fontana

那些指望着上市后能变得超级有钱的科技公司,到现在也只是让员工们稍微有了点钱而已。

七个月前,旧金山的四季酒店发布消息,宣布了即将到来的喜讯:为了招商引资要盖一些新的住宅。

建筑工人把玻璃和钢材起吊进一个43层的塔楼里,之后在那儿住的人会有他们自己的员工葡萄酒礼宾部门,整个屋内用蓝色的萨瓦法国大理石装修,有着德国Poggenpohl的磨砂橱柜以及Dornbracht的装配设施。这个造价高达4900万美元的顶层豪华公寓将成为旧金山最贵的“空中花园”。

“正好赶上即将到来的一批旧金山上市公司的百万富翁,四季酒店表示承诺将“升级销售体验”,以迎合“这类新的购买者”。

但是,随后掀起的科技公司首次公开募股的浪潮(本应该造就旧金山的新兴超级富豪),却逐渐消失了。自5月份上市以来,网约车巨头Uber的股价下跌近30%,而Lyft的股价下跌了近40%。Pinterest和Slack也在同期有所下降。

旧金山到现在依然还是一个挺普通的科技工作者聚集地,这些科技员工们的确是变富了,可能也赚到了几十万美元。但这对于一个单户住宅中位成本约为160万美元的城市来说,并不是件值得宣扬的事情。

“在上市之后,每个人似乎跟上市前没什么两样。我并没有看到有人给自己的苹果电脑换上Louis Vuitton的保护套,也没有在他们的Yeti保温杯里看到香槟。”福布斯(Forbus)说道,他是旧金山Bogdan&Frasco公司的税务经理。

私人财富管理公司现在面对的是一群经过磨练的客户。开发商降低房价(在一年前几乎是闻所未闻的);为了让富人们私下里享受他们的财富人生而秘密举办的派对,派对策划人还要和他们签署保密协议;工会组织者也正在寻找机会。

之前每个人都超级兴奋,谁能忍心责怪他们呢?毕竟这笔钱曾经是多么触手可及,我们回顾从前,一家集合遛狗的人的创业公司拉到了3亿美元的投资;已经很庞大的网约车大鳄的估值几乎又翻了一番;还有作为商业房地产管理的创业公司——WeWork,旗下几乎没有自己的房地产,但估值都达到了470亿美元。

硅谷大批科技公司上市未达预期,科技富豪梦或成泡影

城市中林立的高楼建筑

旧金山时尚的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tower)预计于2020年竣工。 Ian C. Bat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旧金山耸立的楼群,给大笔的钱找到了挥霍的地方。磨光了的大理石,温暖的浴室地板,正在被填满的私人游泳池。

“世界在一年内发生了变化,”苏富比国际(Sotheby’s International)的房地产经纪人赫尔曼·陈说道:“我们预计股市至少会上涨,但实际上下跌了,真是让人有点儿泄气。这些公司并没有消亡,但时代精神,也就是争相上市的那种势头消失了。你甚至再也听不到有人谈论它了。”

为了在空中建造玻璃住宅,开发商们曾与法规和区域规划作过斗争,把房子的开盘日期定到了公司们首次公开募股的日子。但在最近一次拜访四季酒店的销售团队时,他们承认,他们目前看到对房子感兴趣的并不是科技富豪,而是来自于海外的买家、外国财富的年轻继承人和寻找伦敦附近临时公寓的年龄比较大的高管。

在当时的热潮中,还有一些更奢华的高楼建筑,比如艾弗里(The Avery)、哈里森塔(The Harrison)、181弗里蒙特塔(181 Fremont)以及米拉塔(The Mira)。

“奢侈品的定义是就其本身的稀缺性而言的,但现在奢华的高楼如此之多,已经不具有奢侈品的特性了”陈先生接着说:“现在,我的买家逐渐有了应急期和一些保安巡视员,这些是以前从未要求过的事情。现在一套房子已经不会再有十个买家争相出价了。”

举个例子,在旧金山最高档的社区太平洋高地(Pacific Heights),一套整层公寓标价为2160万美元,广告上是这么说的:“一个值得拥有侍酒师的酒窖有你最珍藏的1500瓶葡萄酒。”但一年多过去了,在降价了500万美元之后,它还是没有卖出去。

2017年至2018年间,旧金山地区售价最高的5%的房源,也就是其中最好的一部分,其价格上涨了7%。然而2019年以来,从房地产服务网站Zillow为《纽约时报》准备的数据显示,这些房源售价下跌了逾1%。

这样不安的情绪已经向南蔓延到了硅谷。加州波托拉谷(Portola Valley)一套价值为1,080万美元的房屋挂牌价被砍至570万美元。根据Zillow提供的数据,加州圣何塞附近一处房产的售价中值在一年内下降了10%,降至还不到100万美元。

在科技公司上市之前,卡拉·马纳(Deniz Kahramaner)当时是房地产经纪公司Compass的数据分析师,他们聚集在挤满了房地产经纪人和投资者的房间里,谈论着即将到来的滚滚财源。他看着图表,抱着良好的预期,估计数以千计的新百万富翁将会把旧金山单户住宅的平均价格提高到500万美元以上。

然而现在,他却沉默了。他说:“上市后的变现并没有像我最初在报告中提到的那样成功。”

卡拉·马纳到现在还满怀希望地认为可能时间还有点儿早,他说:“人们需要更多的时间”。

硅谷大批科技公司上市未达预期,科技富豪梦或成泡影

财富和工会

那些认为自己会升级到穿Berluti这种奢侈品的人,最终还是不得不选择性价比更高的Allbirds。Jeenah Mo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科技大佬们不再投资游艇了,转投了一些更为普通的项目,比如大学储蓄计划。

“今年将很多人拉回了现实,”私人财富顾问瑞恩·科尔(Ryan S. Cole)说:“有很多人给他们的孩子投资了529个项目,这挺无聊的。”

但一些私人财富管理公司表示,他们实际上多少松了一口气。

“到头来,除非手里的钱变现,不然它们都是假的。”私人财富顾问乔纳森·迪约(Jonathan DeYoe)接着说:“我的一些客户对Uber和Lyft感到失望。虽然现在的房子不像过去那么好了,孩子的学校环境也不同了。但总的来说,他们大部分还是在一些不错的地方的,而且没人处在贫困状态。”

因此,那些认为自己会升级到穿Berluti这种奢侈品的人,最终还是不得不选择性价比更高的Allbirds(二者皆为鞋履品牌)。

一些普通的科技员工意识到,他们可能不会从公司股票中发财,但劳工组织者说,长时间工作却没有相应实际工资的吸引力也在逐渐消失。他们今年在这个长期抵制工会的行业找到了动力。

保罗·瑟斯顿(Paul Thurston)说:“激励你的动机是寄希望于将来能得到某种实际的丰厚回报。”他是国际专业技术工程师联合会的组织主任,主要负责组织旧金山的科技员工工会事宜。

而现在,“工程师、应用程序设计师和开发人员更多地被当作一般员工来对待,但在上市之前公司却不是这么说的,当时公司承诺他们将来会成为合伙人。”他说道。

加州工程和科学家组织的负责人乔纳森·怀特(Jonathan Wright)说,他正在与几家大型科技公司的员工进行谈判,成立工会。

“曾有人说:每周工作100个小时,在办公桌下睡觉,如此努力,你就会得到贝佐斯的财富,”怀特说,“这个神话已经消失很多年了,独角兽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硅谷大批科技公司上市未达预期,科技富豪梦或成泡影

硅谷的富豪们要求他们的派对不要被社交媒体所记录。Justin Kanep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像Apple和Alphabet这样的老牌科技公司,才是上市之后获得新财富的公司,它们的股价今年大幅上涨,且他们的一些财富的确是上市后获得的。虽然Uber股价下跌,但根据提交给证券监管机构的文件来看,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已经抛售了价值20多亿美元的股票。

“尤其是像Uber这样的公司,几乎所有上市后的财富都流向了个人,”圣何塞的Redfin经纪人卡莱娜·马辛(Kalena Masching)说道:“虽然这样,但他们也并不想在这里买一套标准户型的房子。”

但出现了一个亮点,即女性领导的公司,据艾琳·李(Aileen Lee)称,2019年成为独角兽公司的公司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李是创造了金融界“独角兽”一词的风险投资家,这指的是那些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私企)

上市之后的客户们的聚会正在秘密进行,此期间还不可以携带手机。

为科技公司大佬们策划聚会娱乐项目的杰伊·西格(Jay Siegan)说:“我们正忙着签署更多的保密协议。”一年前,人们会在派对上用社交网络建立联系,在Instagram打上标签。而现在我们有客户要求在进入不携带手机,有些则使用他们的Yondr包把手机装起来。”

Yondr是一种用来在音乐会和集体活动中封住手机的袋子,以防止他们可能会忍不住想录制视频。

硅谷大批科技公司上市未达预期,科技富豪梦或成泡影

自我反思

约翰·齐默(左)和洛根·格林出席Lyft的首次公开募股启动派对。Lyft股价下跌近40%。Alex Wels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现在,在公开场合,科技世界里全都是关于反思和自我批评的东西。

上市让人们失望到了极点,以至于有两位硅谷的技术人员开始嘲讽自己,这在以前是很少有人这么做的。

贝西默(Bessemer)风投公司的风险投资家戴维·考恩(David Cowan)和Reputation.com网站的创始人迈克尔·费蒂克(Michael Fertik)正准备推出一个叫作“泡沫报告”(the Bubble Report)的在线脱口秀节目,它以采访其他科技公司的高管为节目特色,希望以这样的形式来扎根硅谷内部来而嘲讽整个硅谷。

不知道是性格直,还是实话实说,考恩认为新上市的科技公司股价下跌是华尔街那些残酷分析师的牺牲品。

“无良的分析师根据现金流和利润来评估股票,仅仅根据八行财务报告来就责难一家公司,这应该是违法的,”他开玩笑说,“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放弃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想法,我们在股市上的价值会增加多少呀。”

费尔蒂克说,他之所以想嘲笑自己的行业,部分原因是意识到这个行业已经离现实已经太远了。

他说:“我希望人们明白,硅谷是一个笃信宗教的地方,大家自认为是不可知论者,它有宗教组织的一些长处,当然还有许多弱点。”

现在,大多数人醒来后发现他们仍然活在地球上。这对旧金山那些把科技繁荣视为坏消息的人比如房屋维权人士、首次购房者以及租房的人来说却是个好消息。

反对拆迁的住房权利委员会(Housing Rights Committee)执行主任弗雷德·舍伯恩-齐默(Fred Sherburn-Zimmer)说:“我们对关于湾区租金的任何调整都感到很兴奋,因为人为抬价的房子价格能降下来了,最终,所有泡沫都会破裂的。”

译者:Hailey

编辑:W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