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华夏小康网  >  滚动 > 正文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烈夫的两幅大写意花鸟作品《大吉图》和《石榴》参加中国第二届海上丝绸之路艺术品邀请展暨广东保利2018艺术品拍卖会,《大吉图》以三万四千五百元成交,《石榴》以六万九千元成交。通过保利这个平台实现市场价值,是对烈夫先生文学艺术长路的一个肯定!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1张

周烈夫广东保利拍卖作品详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文改办主任张国领先生撰写的《惊鸿西域.逐梦楼兰》,以真挚的情感记录了烈夫先生卓立独行的性格特征和对文学艺术孜孜不倦的探索与追求!文学艺术作品归根到底还是作者心灵的外化,我们可以从中窥视到烈夫先生文学艺术心性成长攀升的过程!

 

认识烈夫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是因为在安徽黄山的一片度假区,一批北京画院的师生已经把那儿的文化艺术做得风生水起了!我们应烈夫之约,全国各地一批高校的美术老师一起过去采风了。我在中国传媒大学任职他又曾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这样一下就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徽派风格别墅群里,挂了烈夫先生几个系列的书画作品。

 

我们这个团队有好几位高校美术系的教授,看了烈夫的作品多少有点惊讶!他画的主要是大写意花鸟,那种雄浑华滋的气韵有一种让人荡气回肠的感觉,同时他的山水和书法也有相当的修为。下午聚会沟通时才知道,他的主要创作在文学方面,除了长篇小说《红痣》《风浪》,他的散文、画论、画评也写得恣肆汪洋,波涛滚滚。不知是因为烈夫先生的人格魅力还是艺术才情,我把他的小说和能读到的其他作品全都精读了。掩卷长思;一个人在艺术上所达到的高度一定是这个人哲学上的思辨能力和深度决定的!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2张

周烈夫长篇小说《风浪》《红痣》

在《风浪》这部长篇小说里,他对中国当下官场人物所做的剖析,可以说惟妙惟肖,入木三分。一个人的价值,并不在于你的职位或露在外面的东西有多少,而在于你的人格重心和内在审美取向。读了他的《红痣》以后,你会震惊地发现,是他整个成长过程所经历的心灵折磨和苦难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激发出的坚韧和妙趣横生的清欢,凝结沉淀了他日后文学艺术高度的内在基石。湖南益阳的资水河畔,新疆天山以南的塔河岸边,在备受凌辱的记忆里,在灵魂受损的碎声中,一颗心是如何地砥砺痛楚,一颗心如何地舔平伤口。可以试想一下在这样的心灵原野上萌发的生命之根、文学艺术之种,将会长成一棵怎样的树,开出一朵怎样的花!所以他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也就再自然不过了!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3张

周烈夫作品《青山秋色》

他在北京画院研修的两年间,一边学画一边写了一些画评、画论,与那些当红的美术理论家相比显得别具一格,那种扑面而来的生命感,是对艺术真谛的最好诠释。他所表达的艺术理想,就是一个大男人豪迈人生的精神长歌。其实和烈夫交流你是感受不到他对人生社会的怨忧或悲悯、诅咒或嘲弄的!也许他是一个性格多重组合的人,他写了中国北派山水的领军人物师恩钊老师,又写了中国大漠画派领军人物杨永家先生,为中国画坛吹来了一股破万里浪的浩荡长风!所以雨果先生说:比大海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我还给烈夫先生建议过,随中国高校美术史讲得很好的李佳老师把中外美术史梳理一遍以后就写美术评论,若干年内你就能勇立潮头,摇曳生辉。可是他没有采纳,而是又去了西部。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4张

周烈夫作品《山川佳色》

他的散文《太阳在上》就是一个行者的心灵翱翔。师恩钊先生是这样评价的:“烈夫挚友的散文,写得愈发精致了。从天上到凡间,从自然到超然,从宇宙到灵魂,信马由缰,洋洋洒洒,思绪和才情一发而不可收拾。拜读学习了。”散文《漫游在天鹅的故乡巴音郭楞》我感觉写的就是爱情永恒这个主题,在这个道德垮塌沦丧的年代,唤起了太多的人对爱情的至深渴望!各大门户网站争相转发。也有人说这是一篇旅游散文,是巴音郭楞文化旅游的集结号,从流量和关注度的角度这个观点是成立的。

 

黄山相遇之后,我们常在北京小聚。他住在东四环,而我也常邀他来我在宋庄的工作室做客。其实他对西画无论是理论还是实操他也是很在行的。他总说梵高的向日葵也是大写意,画性情、画生命。

 

认识烈夫先生是首都师范大学美术老师古丽斯坦引荐的。她是新疆走出来的美女画家,三十多年前他们就在一起拍摄过丝绸之路上龟兹石窟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当年就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过,围绕石窟壁画、雕塑、建筑讲的就是塔里木河域文化、西域文化、东西方多种文化交汇融合的故事。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5张

周烈夫作品《桃花源》

那时候的烈夫也就二十多岁吧!我听他们回忆:在上海华东师大汪志杰教授的家中,他们见到了当时在中央美院担任院长的靳尚谊先生,他们是中央美院的同学。看了烈夫先生拍摄的纪录片《龟兹石窟》,那时候烈夫的笔名“叶舟”,看完片子以后,靳尚谊院长问:“这个叶舟70多岁了吧!”烈夫回答:“就是我!”接下来靳先生便问:“烈夫你读了哪些书?这么年轻文字修炼到这个程度不容易!”烈夫出生在新疆天山以南阿克苏地区的乌什县。他在小说中这样写道:“乌什县群山环抱,看不到遥远的地平线,一条毛绳式的小路伸向远方,向西而行,走着走着就不能再走了,眼前是界碑,脚下是国境线,对面就是吉尔吉斯坦国。”

 

高中那一年,他读得最多的一本文学杂志就是《朝霞》,同时也把作文写成了小小说,班主任彭东生还在全班讲读了,也许那时候就是烈夫文学才情的最初萌芽吧!烈夫先生告诉我,那时候他已经意外获得了三卷本的《芥子园画谱》已经在临摹了。而他读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妮娜》虽然不太理解安娜为什么要卧轨自杀,但依旧让他泪流满面。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6张

周烈夫作品《岚光秋色》

有一次,我问了烈夫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的小说或艺术作品受女性读者推崇较多,特别是对女性心灵的潜意识和无意识描写,比女人还女人”。他给我回答的就是一部西方的哲学史,显而易见,他受叔本华、尼采的思想影响比较深,而最终打通心灵之门的是费罗伊德。找到了他思想和文学作品的哲学支撑点,再来看他的文字所纷披的瑰丽和华美也就比较好理解了!

 

对于东方哲学,他同样有自己的睿智和透悟。当学术界有人诟病徐悲鸿所创立的新中国美术教育体系时,烈夫先生认为:徐悲鸿在传统文化上所达到的高度,也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书法是最不能作假的一门艺术。是的,中国人应当把汉字写好,但又有几个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书法能超过徐悲鸿呢?况且还有他的马,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难道不是中国水墨吗?极有可能成为丰碑,覆盖我们中华民族的美术史。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7张

周烈夫作品《高山晴峦》

对于老庄先秦两晋儒释道,烈夫先生娓娓道来,他最敬重的还是王阳明的“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他说尼采哲学、毛泽东思想、鲁迅思想都有想通的地方!

 

我又问他:“为什么把自己定位为行走在艺术边缘的人呢!”他说:“中心也许会在北京以及各地的各种协会、学会、研究院、高校、画院等地方,就身份而言,我和这些中心基本没有关系,所以在边缘,而且从来都没有用什么家来定位过自己!也没有认为自己是个文化人,确切一点说是个农民,‘再教育’的经历让我写了《红痣》,人和土地贴得近一点,比较接地气!对烈夫小说的阅读,似乎能感受到当下社会权利和市场共同作用下疯奔的经济增长。已经在撕裂中国文化的道德底线,那么沉沦的道德,又靠什么来拯救呢!他的近期散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在思考这些问题。

 

有时候反过来,艺术的中心究竟在什么地方,北京形形色色的各种机构里集中了全国的文化艺术人才,这样理解也没有什么错。但文化艺术终归还是一个人的思想漫游。很难说王羲之、曹雪芹属于哪个机构或地域的,那些彪炳史册,高山仰上的人物无一例外。近两年,烈夫在研习山水画,一开始他临得很细,但又不失古拙和荒寒。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韩子勇看了他的山水作品,认为优于他的花鸟。而他近期突然转向青绿山水,说有些王希孟、张大千的韵味也不为过。特别是那幅新近创作的《梦回楼兰》虽然是写实的手法,但明显地带有梦幻色彩,感觉根本就触摸不到想象的边界,就是散文《太阳在上》的绘画版。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8张

周烈夫作品《梦回楼兰》

如果有一天,烈夫先生画人物了,我会觉得一点不奇怪,也许他曾经画过。但他告诉我:“人活一辈子,归根到底还是个人字!你从哪里来,你要干什么,你到哪里去,一定要想清楚。以人性的视角关注着社会的斗转星移。我想我还会写一百万字三卷本的长篇小说,给自己一辈子一个交代。湖南蛮子鬼才黄永玉都九十多了,还在写自己的少年时代!”说到烈夫这个人在艺术方面,他对音乐同样有很深造诣,他曾经把小提琴拉到独奏曲《新疆之春》,而在书法方面不仅行书、隶书也写得遒劲而老道。小说《红痣》的影视剧改编,在北京有一批批影视人围着他转,而她爱人马晓瑾说一定要拍出格调和品质,不要轻易动。我相信在中国文学艺术的这片丛林里,一定会有烈夫先生徐徐吹来的风,站在高高的枝头观赏人生,该是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呀!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9张

金妹教授和周烈夫先生

文章到这儿似乎就可以撂笔了,忽然想到还没有题目。用他自己的话说,一切艺术形式都是相通的都是心灵的外化!那就用他长篇小说《风浪》的序言名作为本文的题目吧!好一个《灵魂的神庙》。作者:金妹—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灵魂的神庙——周烈夫 滚动 第10张

周烈夫

周烈夫先生籍贯湖南益阳。现定居北京。师从北京画院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王培东先生。北京画院两年研修期间,受业于王明明、袁武、梅墨生、李小可等!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毕业。

 

长期从事新闻工作,有传奇的西部经历。在三湘大地和天山南北的旷野,沙漠,河川,以人性的视角关注品味着历史和时代的斗转星移。在新闻,文学,书画,影视方面跨界游走,认为整个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是相通的,只不过承载形式不同而己。譬如书画,最终的高度依旧是作者所抵达的人生境界。

 

著有长篇小说《风浪》《红痣》撰写画论《人生学养与画品气格》《中国大写意永远在路上》发表在国家重点期刊。山水,花鸟作品在北京,山西,新疆,黄山多地展出。

编辑:霖
返回顶部